分享到 :

【虚荣】虚荣背景故事:圣骑士格瑞丝

2017-06-15 21:14:00 字体 【

 


第一部分


“喷火的男孩”
  
那是沿着红树河边的一条凌乱小径,路面上长满了藤蔓和野花,穿着金边盔


甲的圣骑士看上去很是威风显眼。身后随行的是十几个战士和好几个本地向


导,勘探学家们则走在队伍的最后方,在本子上把观察到的新东西素描下来


,采集各种样本,记录着周围的一切。圣骑士的女儿则瞪着大大的眼睛好奇


地看着周围新奇又陌生的一切,小小的拳头抓着父亲的一根手指。
“喜欢这个岛吗?格瑞丝。”
格瑞丝才六岁,这是她第一次走出吉提亚的领土,眼前的这个异域热带岛屿


让她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美妙。就连地上的泥土都是彩色的。路边和她头一样


大的花朵好像在对她说着你好!鸟儿们在天空中张开翅膀鸣叫着,仿佛只为


了让格瑞丝一睹它们的风采。在这里,就连成群结队的蚊子都是发光的。
“喜欢。“她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这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地方。”
“这里将成为格瑞丝岛。”他的父亲边说着,边用手在空中划出一个弧形,


比划着这个小岛半圆形的形状。“记下来。”他转过头去命令道,身后的地


图绘制者听令后,在她的记录本上画下了草图。
格瑞丝安静地看着周围惊奇的一切,她的父亲则在一旁为各种动植物重新命


名,就好像这些东西是他创造出来的一样。在这里,当地人都穿着五彩斑斓


的围裙,头上还会插花。他们对圣骑士一行人不停地挥手微笑。其中一个当


地人看到有个饥肠辘辘的小猴子站在格瑞丝的肩膀上,于是上前喂了个李子


给它吃。
“这里的人真不错。”感受颇深的格瑞丝不禁说道。
“和平和善良深深植根于这里的文化中。为了移除小孩天性中暴力倾向,这


里的人甚至会把他们的尖牙磨平。”
格瑞丝摸着自己的牙齿说道:“会疼吗?”
“当然了。”
“爸爸,那你应该制止他们。”
“喔,宝贝!人类厉害起来也许比老虎都要会捕猎,但没有人会傻到教其他


的野兽在自己的地盘上捕猎。”
“但他们是人啊。”
“恩,他们是人。”圣骑士小声地说。“差不多算是吧”
格瑞丝停了下来,她的脚底开始晃动。突然间,她眼前景象的四个角开始亮


了起来。猴子跳下了她的肩膀,整队人都停了下来。
“爸爸?”她呜咽着说道。
圣骑士用手扶着她的肩膀。“别害怕。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样的圣光。”
格瑞丝颤抖着,一堵冰墙在她面前升起,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在另外一条通


往河流的岔路上,则有一堵火墙闪现,燃烧着的火墙喷射出黑色的烟灰,灼


烧着她的脸颊。“冰与火。”她小声地说。
“哪条路是火?”
她指了指河,然后幻视就消失了,那两堵墙只是光的幻影而已。
一行人踏上了通往河边的石板路。在河的正中间有一座庙。
这时一名向导出来制止他们。尽管语气很严肃,但他还是保持着微笑,“大


人,”他边鞠着躬边说道,“参观者不能往那里走,危险,那里很危险。”


他张开手臂,露出身上被火烧过的伤疤。
“退后。”圣骑士说道。他把一个手放在向导的肩膀上,抬手后,只见手掌


覆盖区域内的伤疤已经愈合了。
这座庙宇是用石头建造而成的。周围的红树都已经被烧焦了,嗡嗡作响的蚊


子和好动的猴子也都离得远远的,整座小庙异常地安静。在小庙的入口处出


现了一个当地的小男孩,大约比格瑞丝小一岁的样子。他仅在腰间系了一个


围裙,全身上下的布满了可怕的火烧伤疤,胸上脸上到处都是。
“这个男孩的嘴里会喷火。”向导边看着男孩的肩膀边小声地说道,与此同


时他身上的伤疤慢慢地自上而下痊愈了,“他叫雷萨。”
“他受伤了。”格瑞丝说。
圣骑士带着格瑞丝走到男孩的跟前。”去吧,照你学到的去做。”
格瑞丝走过光滑的石板路,小心翼翼地来到了庙宇旁边,她的父亲就站在身


后。
“让我来治愈你。”她坚定又温柔地说道。她将手掌放在了男孩的脸上。格


瑞丝的头顶出现了一束光,然后她将光向下引导,就像父亲教导她的那样,


光经过了她的头、喉咙、一路向下,顺着她的心脏、肚子、手臂一路向下,


最后消失在指尖。这束光慢慢变大,男孩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格瑞丝的手顺


着他的肩膀向下轻拂,所经之处的伤疤全部被治愈了,变成了光滑的皮肤。


光就这样从上向下穿过了男孩的身体,温暖将他紧紧包裹。“好了。”她说


道。治愈完别人的格瑞丝显得很累,但男孩身上的伤疤全都消失了,变成了


一身光滑迷人的黑色皮肤。“这样好多了”
男孩张开嘴巴,没人知道他是在说话,哭喊还是笑,因为他只要一张嘴,嘴


巴里就会喷射出了一道火焰,这火焰正如格瑞丝在视觉里看到的那堵墙一样


,喷着火花和烟灰。
就在火焰要烧到格蕾丝的一刹那,圣骑士的圣光护盾及时地出现在了他们中


间,格瑞丝毫发无损。火焰全喷到了护盾上,但无法烧穿护盾。骑士向男孩


走过来,男孩闭上了嘴巴,眼里充满了灰色的泪水。
“你生来就与圣光为伍,经过训练,才能掌握自己的幻视能力,而他,是位


法师后裔,也需要合适的训练,才能让他掌握自己的能力。”骑士轻抚着格


瑞丝的辫子说道。“今后我们会把送去大法师那里,在那之前你要像兄妹般


待他。”
“弟弟。”格蕾丝牵起了男孩的手。“从今以后,你就叫提图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