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虚荣】背景故事:大嘴怪格兰卓

2017-05-11 10:33:00 字体 【


第一部分
芝士蛋糕


大嘴怪交到了朋友…

 

 


“你知道么,其实大家都错了,”矮人弗兰基说,“时空旅行其实和时间一点关系都没有。速度才是关键。要打开时间的入口。”
弗兰基正在使劲地拉拽锁链,他想要把一个悬在他头顶上的钢桶往上升,而绳索的另一头则被锁在了格兰卓的大角和脖子上,整条锁链伴随着他张开下颚发出了吱吱格格的响声。


格兰卓饿了。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他就没有不饿的时候。每天一大早他都是饿着醒来的,而睡前他的肚子又会饿得咕咕叫。格兰卓的工作就是吃东西,把所有给他的垃圾和剩饭剩菜全部吃掉,简直就是个活的垃圾桶。他最喜欢吃的有卷心菜,吃剩的玉米棒,炖兔肉还有经常被守卫们丢掉的野猪肉培根。除此之外他还喜欢吃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说鞋子,他觉得鞋底的橡胶粒很有嚼劲,鞋带还可以当牙线用。当然了,他最爱的还是陈年蓝芝士和草莓蛋糕,那味道自从他在狱长的生日宴会上吃过一次之后就再也忘不掉了。


钢筒里装的是一种绿色的粘液,一滴不剩地全部倒进了格兰卓的嘴里。“好难吃,”格兰卓感叹道。
“好恶心,”弗兰基说。
“蛤恶心,”格兰卓深有感触。
“这座监狱简直把你当成垃圾桶了,太过分了。你知道吗,就算是犯人也是有人权的。你吃过甜点吗?看你的样子就应该会喜欢吃甜点的。’
“蛋糕,”格兰卓说。
“等我们出去之后,你的每个生日,我都会给你做个蛋糕。”
“出去之后?”
“先别呼吸啊,”弗兰基边说着边拉起了另外一个桶。


格兰卓张开了他的大嘴,鼻子紧紧地闭着。桶里那些有毒的粘液咕噜咕噜地被倒进了他的嘴巴里,他的肚子一下子就鼓了起来。
弗兰基把空了的桶踢向了一边。尽管自己也是一位穿着一身橘黄色囚服的犯人,但弗兰基那一副无所不知的样子让他和其他的犯人显得不太一样。他是格兰卓见过的体型最大的矮人,天天都吹嘘着自己多么多么得天才,发明过很多东西,为女王和达官显贵做过事。不过因为给女王做的东西坏掉了,他也就被丢到监狱里来了。最重要的是,弗兰基在这里不怕任何人,不怕守卫,不怕脏兮兮的粘液,当然也不怕格兰卓。不过格兰卓本来就不凶,虽然他的块头很大,还长着一对巨大的牙齿,但只要不是很饿很饿的话,他还是很温顺的。


“当初我想要实现在时间维度内的移动,但是我犯了个错误,我只顾着向前和向后了,”弗兰基接着说。“我把我的表兄装进了时空旅行装置里,然后将他送到了两分钟后的世界。他先是消失了,两分钟后再出现时,他已经被冻死了。后来我又计算了一下,发现地球也是在转的,而且转得很快。我的表兄那时应该是飘到太空去了,直到两分钟后才回来。”弗兰基向上抬了抬身子,凑到了格兰卓的腰部的高度,说:“你理解我说的这些吗?”
“一部分,”格兰卓说道。
“很好,你也是我计划中的一部分。”
听到这句话,格兰卓一对耳朵竖了起来。在这之前从来没人带他一起做过什么事情。
“时间无非就是速度和重力。掌握了这两点,你就可以控制时间、空间,还有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你可以在任何时间,去任何地点。”
“我们要逃走?”格兰卓问道。


这时喇叭里传来了守卫的叫喊:“小矮子,别光说话不干活。”
“我是有名字的!”弗兰基握着小拳头对着喇叭回喊道。
“他的名字叫弗兰基,”格兰卓说道。
“没错,我的好兄弟。”弗兰基挠了挠格兰卓的耳后根,让他舒服极了。格兰卓把头探进一个钢桶,然后把里面的黏液一口吃完。黏液真的是很恶心,不过总好过没东西吃。“我一直都很好奇,是你的名字就叫格兰卓,还是所有长得像你这样的都叫格兰卓?”
“是的,”格兰卓回应道。


“额,好吧。反正速度是关键,我们要把时间困在重力里面。这应该叫做时间膨胀。我已经把这东西做出来了。我把它称为: 魔方盒。”
“摸翻盒,”格兰卓说道。
“但是我的原型机把所有人都压扁了。”弗兰基边说着边用自己肉肉的手做了个压扁的动作。“所以我需要你先吃了我。”
“不。”
“不是要你杀我,”弗兰基一字一句地解释道。“我是说让你在我们还没出去前,暂时先把我吞掉。我们要做的就是去狱长那里拿回我的魔方盒,然后你就把我吞掉,魔方盒就会带我们穿越时间和空间,出去之后你再把我吐出来,我会做个蛋糕报答你。”
“芝士。”
“你刚才还说想要蛋糕的。”
“芝士蛋糕。”


“你也太傻了吧,”弗兰基一边笑着一边走上了格兰卓的背,他可不想被钢桶里面那些东西恶心到。“你听过有谁用芝士来做蛋糕的?”
超喜欢芝士蛋糕的格兰卓听到后咆哮着晃动起他的角,绳索被他弄得直响,背上的弗兰基也被甩进了一旁的污水中。弗兰基挣扎着爬上了格兰卓的脚,然后用手指梳理着被弄乱的胡子。
“好吧好吧,”弗兰基气呼呼地说。“我是个工程师。我可以用芝士造一个蛋糕给你。”
“芝士蛋糕,”格兰卓心满意足地叹谓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部分
“逃出去”
大嘴怪越狱了……

 

 


“好的,”弗兰基说,”那你先来吧。”
“还不行。”格兰卓摇着头,锁在他脖子上的铁链被晃得叮当直响。
“对噢,你还被铁链锁着。”弗兰基抓起一根铁链,仔细地看了看。”这些铁链看上去是用30号碳做成,你看他们为了省钱,到处偷工减料。让我来计算一下,你的体重是5000磅,这么说来你应该需要使出……”弗兰基一边用手指在空中画着公式一边在嘴里嘀嘀咕咕。”…每平方毫米…可以承受…然后…OK了。你可以扯断他们。”
格兰卓甩了一下强壮的肩膀,又挥了一下粗大的脖子,铁链应声而断,叮叮当当地摔在水泥地上。
“好了,”弗兰基边说着边指向那扇重重的大铁门。”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格兰卓往后退了几步,脖子上还挂着刚刚被扯断的铁链,他低吼着向前猛冲,直接撞破了铁门,伴随着一声巨响,他撞在了大厅另外的一面墙上。弗兰基跟在后面,大摇大摆地从已被砸得稀巴烂的铁门里走了出来,还顺便用手指戳了戳已经被吓呆了的守卫。
可怜的守卫们甚至都没时间尖叫,格兰卓就把他们全部生吞了,不过他们身上的钥匙也被一起吞下去了,这些尖尖的小东西把格兰卓的肚子弄得痒痒的。这一大一小的一对搭档就这样朝狱长办公室的方向走去,弗兰基吹着口哨走在前面,格兰卓则在后面慢慢地跟着。这时监狱的喇叭里发出了警告:


所有犯人立即返回牢房。一头大嘴怪逃出来了。所有犯人立即返回牢房。
格兰卓冲向了一扇写着”狱长”二字的大门。他那巨大的獠牙一下就把门刺穿了,然后他把已经变了形的门甩到了一边。与此同时,那名穿着超大外套的尖鼻子狱长已经被吓得躲到了桌子下面。
“把魔方盒交出来。”弗兰基泰然自若地说。
“摸翻盒。”格兰也跟着喊了一声。
“好吧!”狱长几乎是哭叫着答应的,他打开了放在角落里的保险箱。“我们也不知道怎么用这个东西,它好像是坏掉了。而且现在你们搞成这样,越狱,你们是没办法活着出去的!武警已经把这座监狱包围了!。”狱长把铁盒子从保险箱里拿了出来。”我已经下命令了,让他们先杀了这头怪兽。”


“他是有名字的,”弗兰基一边说着话,一边迅速从狱长手中夺过了魔方盒。
“是的,格兰卓,”他边说边瞄了一眼魔方盒。
“没错,我的好兄弟。好了,把他们吐出来吧。”
随着一声恶心的呕吐声,格兰卓把守卫们都吐了出来,他们的身上都挂满了让人作呕的黏液。格兰卓发出的吼叫声把在场的人都吓住了,一时间没人敢动他。一旁的弗兰基则在轻轻地转动着魔方盒,他的嘴里还小声地念叨着什么,然后,魔方盒发出了嗡嗡声。一时间,只见魔方的六个面分开了,然后嗖地一下就爆开了。那里面是一个由光组成的正方体,一开始旋转得很慢,但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出去,” 格兰卓说道,狱长和守卫们这下不敢再妄动了,尖叫着逃出了狱长办公室。
弗兰基用手指转动着那个发光的正方体,一会向左拨一会向右拨,随后他喊道:”6837.33千米,东北偏北方向!”嗡嗡声越来越响了。”15度,182.6天以前,地球轨道是……”


光变得更亮了,格兰卓被刺得眼睛都无法睁开,紧张地在原地直打转,还踢翻了狱长的桌子。
“别担心,我的兄弟!我已经都算好了!我们将会直接被传送回出事的前一天,时间和地点都分毫不差!”
“分毫不查?”格兰卓嘟囔着。
“搞定了!”弗兰基跳了起来,双手抓住了格兰卓的下嘴唇。”把我吞了!”
格兰卓把弗兰基吞了下去,小心翼翼地生怕咬到他。房间里充满了光线,嗡嗡声响到震耳欲聋,格兰卓把自己那对小耳朵折了起来,然后整间屋子也跟着转了起来……
……紧接着是一片黑暗,嗡嗡声消失了,狱长的办公室也没了。感觉越来越挤,越来越挤,像被人紧紧抱着一样。魔方盒的六个面全部都是镜子,每面镜子都照出了一个格兰卓,有小时候的格兰卓,倒着的格兰卓,还有很老很老的格兰卓,还有帅气的格兰卓。
“你们都是我?”格兰卓惊叹道。
然后,魔方盒又变回了铁盒子,Duang地掉在地上,格兰卓落在一个黑漆漆的空房间里。
叮!
正在这时,黑屋子的正中间突然打开了一扇电梯门。喇叭里传出了宁静的音乐。紧接着一阵急速气流迎面扑来,直升电梯突然下坠,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格兰卓突然觉得肚子里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
“哦,对了,”他这才反应过来,然后吐出了弗兰基。
“你还可以再慢一点!”矮人被呛得直咳嗽,然后使劲地甩了甩挂在脸上的绿色黏液。
“对不起。”
弗兰基一边忙着弄干净粘在胡子上的胃液,一边抬头向上望着电梯井,只见了一团蓝色的火焰正从天而降。一只大鸟冲了下来。”额,我猜我好像应该把到达时间调得再早一点。”
“我还有蛋糕吃吗?”格兰卓问道。
“当然了我的兄弟,”他安慰道。”我先去楼上处理点事情,然后做蛋糕给你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