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虚荣】背景故事:精灵闪光弗利克

2017-04-21 16:27:00 字体 【


第一部分


在敌阵后方:精灵闪光弗利克的发现
这是一封在探险结束后,向国王说明有关丛林蜜柯类生物情况的一封信……

 


尊敬的诺丁汉捕虫草三世殿下,星光之王,您来自于两个月亮,您掌管着夜间的花开花落,向您致敬:
这次对丛林蜜柯类生物的领地探险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们一共收集了18个精灵标本,有会蜇人的野生精灵,也有不蜇人的精灵。从虫卵,幼虫,虫茧到成年各个阶段都有。我还采集了4个尖尖的甲虫,分别是来自4个不同的品种,都很有趣。我觉得它们应该可以和我们实验室内那些本地物种杂交出新品类(具体请看我附上的草图)
在此次探险之前,我就料想到如果把研究继续下去的话,我们就会发现一些更强大的,带有毒刺的精灵。但是,我在蜜柯类生物的丛林深处有了惊人的发现:一块放射性的水晶。这块水晶已经导致周围的动植物都变异了。自几年前的那次探险之后,丛林里的植物就以疯狂的速度生长,快得不科学,也变得更危险了。蜜柯类生物们利用这块强大的水晶,大幅增强了它们的武装力量,打造了一整个军火库,包括了有毒的尖刺,粘粘的绳子和会爆炸的球茎。我们整整花了一百代人的时间才打造出了巨型甲虫骑兵部队,但是这些没受过任何教育的蜜柯类生物仅仅只用了几年的时间就造出了一种植物,可以用来当傻里傻气的跳跳车。精灵们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它们用水晶碎片和宝石作为装饰之用;由于这些精灵们长时间暴露在这些物质和放射之中,它们身上的颜色已经发生了变化,自身尺寸也变大了,还变得可以自发光。随着研究和解剖的进一步深入,我们还将会发现更多的奇异之处。

 

 


这块水晶内蕴涵着无限的可能。我觉得此次探险收集的样本可能太多了。在您的许可(以及慷慨的资助)之下,我将会就这块水晶的实用性方面做更多的研究。我相信接下来很快就将会有另一次探险展开,我们将着重于生物监测,以及确定并绘制出正在不断扩张的蜜柯类生物领地的边界。
我们在与野蛮的蜜柯类生物的小规模混战中失去了几名战士,但是我们都认为这只是为科学付出的小代价,您说对吧?
衷心地感谢您对我的一贯赞助与支持,我的国王。
此致,您忠诚的属下,
弗利蒂克·弗利克·刺王四世,昆虫学博士

 


第二部分


不同物种间的政治
在一个距离海希安城不远的实验室里,弗利克·刺王四世博士正在为战争准备武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嘘,埃塞尔,嘘,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弗利克一边呵斥一边用手鼓弄他那毛茸茸的耳朵。
从他的耳朵里飞出了一个精灵。“我喜欢在你耳朵里,”精灵轻声说道。“耳朵里面暖暖的。还有我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我也是有脊梁骨的。你以前教过我这些科学知识的。”
“我说的是你忘恩负义,不是说你没有脊柱。”弗利克一边解释,一边在实验桌上放下了第二个精灵。“忘恩负义的意思就是说你不够意思,你在我眼里就是不够意思,如果你再在我的耳朵里作祟,我就要把你和其他的精灵一起关起来了,或者把你钉在板子上。”弗利克嗅着鼻子,朝着一个架子走去,架子上放满了封口的罐子。在这个精灵实验室内,有各种各样的精灵,不过他们都被封在罐子里了;明艳的紫色瓶子中,低语者正在和脸长成心形的小精灵隔着弧形的玻璃,愤怒地对视着。那边的斑点花翅王,正一边吃着自己的脚趾,一边憨憨大睡。还有一个超级不满自己被关在罐子里的孑孓,正瞪着它那水晶般的眼睛用头猛撞被软木塞密封住的罐子,它的腹部闪着绿色和金色的光。实验室里还有一个巨大的玻璃罐子,罐子里面住着的是一个名叫洛的空气精灵,她整天用手指梳理着自己的长发,看着玻璃中自己的倒影。还有更多的精灵们则被固定在了墙上的一块板子上,他们都已经被分类好了,并且都被弗利克命名好了,并精心地贴上标签。此外还有另外一个专门用来研究白蚁的实验室,里面还配有一个隔音室,专门用来放置吵闹的蟋蟀;天花板上则装有一个玻璃的蚂蚁农场;还有一个用来放置那些喜欢挖穴的蝎子的沙子实验室;还有一个可以在蜂巢实验的时候,把烟灌进蜂窝的管子。
实验室里的墙被弗利克的绘画,笔记和蓝图贴满了。
埃塞尔是一个尾巴上长着球根的呆萌飞虫,她边吐舌头边调戏着那些被关着的精灵们,然后又飞到了她的甲虫和篮子附近,她用大大的门牙一口咬住了一只粉虱,然后用那超大的金色翅膀,嗡嗡地煽动着空气。她嗡地一下,猛地坐到了一个小甲虫的硬背上;然后甲虫不耐烦地绕着圈飞了起来。还有十几个差不多的甲虫都绕着铁丝笼飞行,他们都有着彩虹般的颜色,体型大小也不一样,最大的那只大到和蜜柯类生物的坐骑差不多大。“新的甲虫蛋和旧的比起来大了好多,”她说道。
“眼睛真尖,”弗利克说。然后他俯身对着一只条纹的口哨精灵,用镊子将精灵的一个翅膀拉了起来,用小刷子掸去了上面的一点点灰尘。“我所设计出来的这些武器必须够大的甲虫才能拿得动。有了这些在蜜柯类生物领地里找到的水晶材料,本来要好几年才能完成的巨型甲虫部队,现在完成进度只要能几天就搞定了。几天诶,埃塞尔!”
埃塞尔骑着她那个小小的甲虫,沿着一堵墙飞了上去,飞到了一幅蓝图旁边,她边大口大口的吃着属于她的美味食物,边看着蓝图里的东西说道:“那个背上的球是用来干嘛的?”

 

 


“那不是什么背上的球。那是一个精灵发射器。”精灵光尘从弗利克的身上撒了出来,然后噗的一声,点火发射了出去,直接就把科学家面颊上的毛给烧焦了。看到自己脸上的毛烧起来了,他破口大骂,精灵则在笑话他。“你……你……,露西,亲爱的,你必须在我收集光尘的时候保持别乱动,别点燃这些光尘,不然的话,到时候蜜柯类生物的大军要打边境战,可就没有武器可用了。”
“你为什么要发射精灵?”埃塞尔大喊道。
“精灵们是很有用的武器,”弗利克喃喃道。“他们可以蜇人,光谱发出来的那些呛人的光尘和催眠效果已经杀死了很多恶毒的蜜柯生物。”
埃塞尔离开了那个大甲虫,飞回了弗利克的耳朵里,完全忘记了之前弗利克对她的警告。“所以,比利克斯和蜜柯类生物究竟是为什么会爆发战争?”
弗利克聚精会神地把露西翅膀上的灰尘都扫进了一个测试的试管里。“蜜柯类生物是一群十分凶残的植物。他们可用光合作用来折磨那些拥有文明的,受过教育的夜间类生物。另外,从我的耳朵里滚出去。”
埃塞尔完全没有理睬他的警告,反而拉扯着他的耳朵,好像他的耳朵是一张舒适的毯子。“不过,是谁先挑起这场战争的呢?”她大喊道。
“我不知道……没有人知道……你知道有关不同物种间的政治吗?我们身处战争之中,是因为我们一直就没真正离开过战争,就好像月亮和太阳一样,天天战争不断。”
但是埃塞尔没有再回应,只听见她的鼾声回荡在弗利克的大脑里。
“我还需要再来一次探险,”弗利克小声地说道,生怕把熟睡中的埃塞尔吵醒了。“我还要更多的水晶。只有这样,月光才能更强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关背景故事:花妖佩兔_


第一部分


佩兔的力量


佩兔引爆了它的朋友们……

 

 


“然后我就开始嘭!嘭!嘭!地爆出一阵阵的光,然后那些坏家伙们就绕着圈跑 — 他们个个都被这光晃到眼睛了— 然后他们就互相撞到头,一个个地跌倒在地上,踢着粗壮的小腿,像婴儿一样地叫着!”
佩兔的小拳头手舞足蹈地模仿着怪兽的脑袋。荆棘小鬼们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惊讶地看着这一切。摆动的手指仿佛在模仿着怪物的腿。
佩兔拔着一棵藤蔓植物上长歪了的卷状枝条,这棵植物太高了,他们都叫他会走路的大树精“木棒”。佩兔在附近的一个菝葜藤蔓丛边,挥动着这株树精,好让它晒到更多的太阳。“外面的那些怪兽太大了。比你们三个小鬼层层叠起来还要高。几个阳光爆破是干不掉它们的。”
武器库里长满了花。甲虫们在阴影处唱着歌;肥大的棕榈叶在藤蔓的最高处舒展。从长满尖刺的茎干上长出了分泌着剧毒的心形花朵。蛰人的灌木丛的叶片上,长出了像毛毛一般地玻璃尖刺。灌木丛旁边是“瞌睡草”和“喷嚏草”还有“慢慢来”。这就是佩兔最爱的花园,所有的带刺类植物都可以在里面自由地生长。从远处传来的那个富有节奏的声音来自于一个负责守卫村庄的大树精。大树精会绕着蜜柯村庄来回巡逻。三个小鬼则像往常一样又蹦又跳地围绕在佩兔周围。
“如果你带上我们的话,我们就会把它们都吃掉!你可以把我们从这些荆棘种子里变出来!”
“上次发生了什么你们都知道吧。”佩兔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的脚,身上的萌芽羞愧地耷拉了下来。“什么都没发生。”
“也许你应该再努力一点!”
“是的,你应该超级专注才行!”
她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用力到额头也皱了起来。她像之前那样集中起了所有的阳光。热量在她的手心里聚集,荆棘小鬼们则在一旁欢呼雀跃地转圈圈。终于,手里的热量温度越来越高,佩兔在松手的同时大叫了一声。紫色的茄类花瓣炸向空中,然后……
嘭!
嘭!
嘭!
当一切静下来了之后,佩兔一个人站在那儿,片片紫色的花瓣和露水泡泡从天而降,在原本是荆棘小鬼的地方出现了三个小小的荆棘种子。
“哦不!我都做了些什么!”她突然惊讶起来……
如果她拥有可以这些爆炸物,那她就可以打败这片树林里的任何坏人。他们会派她去守卫所有的井!她会成为一名英雄!
随着一声大喊,她将用阳光爆破了一个还在冒烟的荆棘种子,然后:
嘭!
嘭!
嘭!
蹦出了三个荆棘小鬼,全新无损。“刚才发生了什么!”“你放屁了!”“我没放屁!我只是稍微爆了一下!”“我说的就是这个!”“你太蠢了!”“蠢的是你!”
佩兔吹着口哨,收起身上的莲花。“来吧,小鬼们,”她用一种全新的语气对小鬼们发号施令。“我们这就出发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部分

 


荆棘小鬼们的传说

 


花妖佩兔的荆棘小鬼们正在炫耀它们的自爆……

 

 

 


出发啦!出发啦!佩兔今天要带我们出去!你不能跟我们一起来。你只不过是一个傻傻的大树精。你必须要留在这里,看守这个育花园……,但是我们三个可以和佩兔一起出去侦查咯!哈哈!
你从来都没有出过远门。外面可不像我们这里有这么多的种子和萌芽。也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从地里长出来的。外面还有一些生物,他们可以制造出亮闪闪的魔法,还有我们从外面带回来的,种在地上的那些发着光的水晶。这些水晶可以让你多几个兄弟!
还有那些坏家伙们!他们最棒了。
是啊!他们最棒了!佩兔说我们可以吃掉那些坏家伙。吃吧!吃吧!我们大口大口地吃着那些坏家伙们。吃掉他们,他们就只能倒在地上,吃饱了之后我们就去荆棘种子里睡觉。佩兔也会用阳光去丢那些坏家伙。啪,嘭!
什么?你说佩兔不能丢太阳?!……太阳那么高,比你整整高了大约三个大树精?她确实丢了太阳呀,然后坏家伙们就逃走了。别再说我傻了!你才傻呢!大树精才傻呢!恩,大树精是最傻的。
有时候我们会爆炸。你会爆炸吗,树精先生?我看你不会吧。
我们三个。嘭!嘭!嘭!我们把那些坏人都烤焦啦。然后佩兔会再复原我们。
她是有史以来最好的蜜柯类生物侦察兵。有一天她会再种出别的东西。也许是个又大又傻的树精。
你就待在这里吧。你这个又大又傻的树精。你好好守卫我们的村庄,我们出去咬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