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虚荣】背景故事:剑客黑羽

2017-04-19 23:02:00 字体 【


第一部分


公主被绑架了!
  

 


第二部分


攀高结贵
  

 


漫漫夜空,满月犹如高枝上那饱满的白果一般,悬挂在高空中,遥不可及,一切正如黑羽所期望的。“啊,费恩”他低语道,一边从呼出几声口哨,一边遥望着高悬于城堡阳台远处的明月,“如此的夜晚正是谱写美曲的良辰。”
“我可没法对着绑架之歌跳起舞来。”费恩回道。他挥起他的长爪,挠了挠他的耳朵。这两个游手好闲的家伙正站在荆棘野橙迷宫的尽头,一起凑在城堡的阳台下方。费恩的个头比最高的荆棘木还要高出一大截。
“我们就是要与危险共舞!”黑羽藉由他的黑色外衣隐匿在这暗夜之中。不过,不管在什么情形下,他都坚决不肯藏起他那一头亮泽的金发。他常常念道,美,向来就是种武器。“不绑架公主的冒险家不是一个好的冒险家。光说无用,敢做才行。”
“把一个可怜的女孩从她的家里拽走可不是一件礼貌的事。”
“这位小姐没什么好可怜的。到时候四处都会充斥着褒扬我们的声音……”
“……还有通缉令。”
“有了我的剑和我的魅力,再加上你的……块头……没什么能阻挡我们的。你一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恐惧就开始在这个国家弥漫,估计是因为这附近没有多少巨型河怪出现过吧。”
“我听说她的爸妈人非常好,至少以皇室家族的标准而言,非常好。”费恩不怎么关心冒险的事情,在他活过的如此漫长的时间里,他已经见过太多的东西了。他觉得还是尽量回避各种惊险和刺激为妙。
黑羽举起手,朝着他好友那巨大、壮硕的肩膀拍了拍。“我亲爱的朋友。你就不喜欢钱吗?”
“有钱总比没钱好。”
“好,那你的理由就来了。昨晚我们暂住的那个旅馆里,我听到有人说找到公主就能有一大笔的赏金,而在你今天下午第二次午睡的时候,我侦察了下公主房间附近的炮塔。黑羽着重强调了一下。
“一大笔是多大?”
“你对我的不辞辛劳就没有一点谢意?你对你那没间隙的打盹就没有半点歉意?”
费恩的两个爪子划过荆棘丛,拔出一个苦橙。“我吃完午饭就犯困。”
“既然如此的话,一大笔就是一万金币。我们五五分成,每个人三千金币,到时候我们就能过上奢华的生活了。
费恩连皮带籽地咬了一口橙子。“然后一直过到我们无法再过得起那样的生活。”
“那时我们就可以开始下一次冒险了。”
“我们要拿她怎么办?”
“拿谁怎么办?”
“公主。就是那个要被绑架的公主。”
“哦。我们可以把她交给任何悬赏她的人。”
“那我们又要怎样……”
“那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我们会在明天,等你第二次午睡之前,就把她出手给别人。然后我们的身家就能多出一万金币啦。只要我们能在那之后编个好故事,我们就能无忧无虑地过上和那个国王一样美好的生活啦。”
“好吧,那,”费恩附和道。其实他的算术比黑羽想象的要好,不过有一个忠实的伙伴有时比有一个公平的伙伴更好,况且他也不想再继续争下去了。“那我们要怎么上去?”
“自然是爬墙了。”黑羽双拳抵在腰间,向上望了望阳台,仿佛会有魔法凭空出现来解决这个问题一样。“多希望现在能有个抓钩啊。”
“这个行吗?”费恩一边说一边从他的背后拽出了一把船锚。
“这东西你上哪弄来的?”
“带我们来这儿的那条船上拿来的。它真是太配我了,所以我最后决定把它留下来。”
“费恩,做得好!公主正在上头等着我们。往那个船锚上系根绳子,然后再用它勾住阳台。然后我们就能爬……”
“你有绳子?”
“我当然有绳子了。我可是个冒险家。”
黑羽翻了个白眼,配上一个夸张的歪头动作,只有这样,他的表情才能在这漆黑之中被看得清。几分钟后,船锚从费恩的手中挂上了阳台,伴随着一声令人欢心的清脆“嘭咚”声,船锚应该已经安全地且牢牢地固定在阳台上了。
费恩和黑羽开始向上爬去。

 


第三部分


抵抗也是徒劳!

 

  

 
阳台承受着费恩的大块头和船锚的重量,发出了扰人的嘎吱声。公主的房间里有丝绸枕和古董家具,而一切物品上均标识着交织的字母图案,黑羽在冲进房门前拔出了他的剑。银镜中映照出了公主那年轻美丽的面庞,公主正端坐在红木的宝座上凝视着镜中的自己,她的礼袍垂落在宝座的两侧。当劫持者闯入时,镜子并未映出公主震惊的神色,反倒是当黑羽把他齿间的玫瑰咬断时,公主一边的眉毛扬到了一定的高度,足以看出她对他的这一行为作出了评判。
“公主啊,抵抗也是徒劳的。我来这儿是要……”
“绑架我的,对吧。为了是赏金。”公主站了起来,整了整她的裙子,并踢翻了宝座。“你们这会儿才来,可真够久的。”
黑羽的玫瑰掉在了长毛绒的豪华地毯上。“你难道都不打算尖叫吗?哪种类型的公主不会尖叫啊?”
公主在房间内嗖嗖地走动,把床罩和文件弄得一团乱。“我当然会叫。我又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但是如果我很快就尖叫的话,护卫们就会……”,这时,远处传来嘶吼声!
黑羽向前跃了一大步,将他的手掌捂在了梅兰妮公主的嘴上,与此同时,费恩弯下腰,花了比常人多一倍的功夫才得以挤进阳台门。“我们这是要闹着玩还是要绑架啊?”费恩抱怨道。
公主挣扎着甩开了黑羽。“那是什么?”
“我的公主殿下,你还真是毫无防备。那是一个河怪费恩,第二个想要抓你的人。”
“哟,长得这么眉清目秀呢,”公主低声说,并试图嗖地一下挣脱黑羽,但却被他顶在她喉咙处的刀锋制止了。
“鉴于你正在身处如此险境,我姑且忽略你的嘲讽。”
费恩迈着重重的脚步,慢慢走向一个镀金的鸟笼,里面栖息着一只小白鸟。“这鸟挺稀有的。这是特罗斯塔尼亚白鸟吗?”他说道,然后用他分叉状的舌头,吹了声口哨。
梅兰妮公主用她的镜子敲打了一下黑羽的头,黑羽一边哀嚎,一边大摇大摆地走到公主床边的一个放戒指盒的地方。“显而易见。世界上仅剩五十只,这是其中之一。”
“可爱的小家伙。它不该被关在笼子里。它叫什么名字?”费恩打开笼子的插栓,小鸟的动作出乎意料地敏捷,它飞了出来,越到他头上。
黑羽摆出了一个大胆、勇猛的前冲姿势,然后又开始说了。“抵抗是徒劳的!我们快离开这里吧,别再耽搁了!”
公主经过费恩和他的新宠物身边,跑到另一个抽屉边,翻找起来。“布谷国。”黑羽前冲的姿势塌了下去。“啊……什么?”
“那鸟的名字。”
费恩摇了摇他长满鳞片的头。“我不喜欢这名字。我要叫它‘苏西’,随我老叔叔的名。”
“抵抗是没用的!”黑羽第三次尝试这样讲。“我们得赶快离开……”
“若是没有我的印章戒指,我就哪儿都不去。”公主厉声说。“如果你们的勒索信上没盖我的徽章,你们怎么证明我落在了你们手上?”
“勒索信?”费恩问道。
“勒索信?”黑羽问道。
公主叹了一口气。“你们俩到底知不知道怎么绑架啊?”
两个大男孩面面相觑,然后又看向公主。
“抵抗是没用的,”黑羽说道,这次他的声音小了一些。
“啊!它在这儿呐。”梅兰妮公主把戒指套进了手指,向后仰头,放开声音,发出受惊般的尖叫。费恩的脸抽搐了。黑羽一跃而起。鸟把粪便排到了费恩的脑袋上。“不!求你了!不要带走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她甩出胳膊,把手工的玻璃灯撞倒,摔在地上,玻璃碎了一地。“你们这帮臭流氓!禽兽!放开我!”
守卫用力敲门,然后三个人急速地冲向阳台,梅兰妮公主尖声喊出她的抗议之词,踏着锁链向下,抱着费恩的脖子。然而当他们着陆到荆棘丛生的迷宫里时,她平整了一下她的裙子,向黑暗处凝望。“去你们的藏身处要走哪条路?“
“感觉整件事几乎都是你下的令,而且由你一手操办,”黑羽抱怨道。
“当然是我!”梅兰妮公主怒声说道。“你见过哪个有名望的公主没经历过被绑架和被索要赎金吗?”
“听起来有道理,”费恩一边说,一边拉着锁链,把船锚松开,大部分的阳台栏杆也随之粉随了。
引擎的轰鸣声和从近处传来的犬吠声令三个人不再多说,他们一起跑着穿过迷宫。

 


第四部分


恶魔来袭!

 

 


“小心,公主!恶徒就在附近!”三个狡猾的敌人穿着破烂不堪的黑斗篷,从错综难解的迷宫的尽头出现了,黑羽迈出弓箭步,手握剑柄低语道。
“多亏了你们的绑架,”最大的恶徒大笑着说,露出满嘴的坏牙。他用带尖的狼牙棒指向公主。“我们从这里开始行动就够了。”
费恩说:“我猜他们能拿到丰厚的赏金。”
黑羽叫道:“太荒唐了!”
“我要把这些肮脏的野蛮人撕成条。”
费恩沉思着说:“ 现在是敌众我寡,没发现吗?”但是他的声音不带一丝恐惧。
“他们不是我的对手。看看他们的样子。好像从来不知道世上有裁缝,”黑羽奚落道。
公主交叉双臂,手指一下一下地敲打着。“想绑架我,拜托你们能快点儿吗?迷宫的护卫快来了。”
“你的护卫们现在感觉可不妙。”第二个敌人朝地上啐了一口,用拇指猛地戳了戳自己的肩膀。“我们把他们的脑袋敲晕了,他们现在还在打盹呢。如果你不能保持安静,也会是同样的下场。”
“你这个莽夫,再敢那样威胁公主,我会让你尝尝宝剑的厉害,”黑羽锃得一声抽出宝剑。“笨蛋们,来吧,见识一下我的宝剑-黑羽。”
公主从极度的绝望中抽离出来。“你用自己的名字给宝剑命名?太自恋了吧……”
“我的剑跟我有很多共同点,”黑羽充满感情地说。
“多得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不知道这几个大惊小怪的胆小鬼之中,哪个才是公主,”最小的贼挖苦道,一出口就让争吵停止了。他从腰带中拔出马刀。
“真丢人,那小家伙的头发都乱了,”最大个的大笑道。
“你觉得如果杀他的剑刃不干净,他会生气吗?”第二大恶徒从马甲中抽出两把刀。
“把这些蠢材都交给我吧,费恩,”黑羽命令道。“我要把他们一网打尽!”
“好吧,”费恩一边答应,一边抓萤火虫给苏西当晚餐。
敌人的狼牙棒第一圈还没抡圆,黑羽已经直接冲了过去,他的剑刃所过处盛开了一朵朵血花,在每个恶徒的身躯、手臂和脸上依次留下猩红的吻痕。飞快的攻击让他们没有可乘之机;闪亮的宝剑看起来有原来的两倍长。一时之间,马刀翻飞,大刀乱闪,狼牙棒来回摆动,却只能击中空气,而这些恶徒身上却留下了剧痛的伤口。黑羽就这样顺着这条危险的小路厮杀,堵截、佯攻、闪避、冲击,一招一式都优雅至极、干净利索。“你们的攻击速度简直像乌龟!告诉我你们的刀剑师父是谁,他是来让你们送死的吧!恶徒们,我会在你们的坟墓上种上一丛玫瑰的!”
但是,就在黑羽将两个较大个子的恶徒赶入黑暗的尽头时,最小个子的那个家伙却躲过了厮杀,抓住了公主。
费恩喊道:“他带着赏金逃走了,”
听到公主被绑走,黑羽快速地冲了回来,却因为黑暗的迷宫通道迷了路。等他回来,发现其他恶徒也逃走了。
“帮帮忙,费恩!”黑羽大喊。
“我以为那个笨蛋应该交给你解决。”
“不能让那些穷凶极恶之徒抢走了我们要保护的人!”
“说得对。”费恩拉动链条将锚提了起来,然后扔向前方的黑暗中。拽回来时,发现锚钩正钩着那三个暴徒,他们大哭不止、身上刺满荆棘,更不必说多刺的风滚草了。公主梅兰妮推开俘虏她的人,投入黑羽的怀抱,一根刺扎进了她苍白的脸颊,血液随着她的泪水淌下来。
黑羽高声说:“干得好,费恩!”
“傻瓜,”公主抽噎着说。“不知道……野橙刺……对公主……有毒吗?”
她闭上了眼睛,倒在了黑羽的怀里。
皇家卫队一涌而出,跌倒在公主的阳台上,样子颇为可笑。一个人喊道:“他们往这边逃了!”
黑羽慌乱得晕头转向。“不要慌乱!我记得路...向左、向左、向右...不对,是向后走...”
“恐怕没时间猜谜了”费恩说道。他慢吞吞地径直走向荆棘野橙迷宫墙,将这片由有手指长度的尖刺和半熟的水果构成的迷宫踏成了废墟。

 


第五部分


失败的爱之吻
 

 


费恩咬着烟管,池塘平静的水面上飘浮着一个浮子。他坐在一个岩石上,半睡半醒间,鱼竿从他的爪子中滑落,他猛地一惊抬了下头,随即又继续打起了盹。
在旁边的草地上,黑羽把失去知觉的公主放下,用新采摘的花朵环绕着她。“你看她,”黑羽一边满怀崇敬地自言自语,一边缓缓地将她的头发缕到耳后。“你见过比她更迷人的美人儿吗?秀发轻柔。皮肤苍白。还有这纤纤玉指,他们怎么能够忍心抢了的她宝贝镜子!她的睫毛微微扇动,似乎在说……在说……”
“……别烦我睡觉”费恩接过话。
“胡说,才不是。你看……她的表情有种勇气。‘你敢吗?’是的,公主殿下,我……”
“我说,别烦我睡觉”费恩打了个哈欠,露出锋利的牙齿。“你让我整晚都睡不着,一直公主长公主短的。”
“碰到了这么奇妙的事,你怎么睡得着?”黑羽突然夸张地跪在公主身旁。“这么漂亮的美人需要帮助时,还犹豫什么?不要害怕,我的女神。黑羽在您旁边保护您。”说完,他弯下腰,将他的嘴唇压到了公主的唇上。
费恩的鼾声响了起来。
苏西从容地在费恩的鼻子上收起了翅膀,唱起了晨歌。
红腮鲤鱼从池塘中探出头,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浮子。
梅兰妮公主没有醒来。
“太奇怪了,”黑羽大喊,把费恩一下子惊醒了。“一定是吻得有问题。”
“虽然你不爱听,但这是你的技术的问题吧,”费恩说,说话间与鲤鱼四目相望。“接吻是种艺术。门牙最关键。”
“巨怪的女人真是悲哀。”
“我还没说什么呢,”费恩边说边再次掷出浮子,把诱饵扔得离将信将疑的鲤鱼更近了些。“快来啊。我的宝贝早餐。把美味的小虫咬下来吧。”
“你的粗俗把浪漫的气氛全搞没了,但这个时刻的完美不会改变,”说话间,黑羽再次压低身子,将他的唇压上了梅兰妮公主的双唇,这次停留的时间更长了些。
一只苍蝇从费恩的耳朵中飞出来,苏西敏捷地张口吞下。
鲤鱼轻轻咬了一下浮子的诱饵。
费恩呼哧一下醒来,猛地拉起了鱼竿,刺穿了鲤鱼那红色的腮帮嘴唇。
梅兰妮公主没有醒来。
黑羽叫道:“太荒唐了!”他岔着手撇开了嘴,费恩则摇摆着鲤鱼。“一定是她有问题,我是这个国度接吻技巧最出色的高手。”
费恩举起他的战利品晃动着,可沮丧万分的黑羽根本无暇顾及他。“或许她醒过来后就会喜欢你的吻,”费恩提议说。
“可是得先吻醒她啊,”黑羽喊道,把苏西吓得愣了一下。“要把她唤醒。”
鲤鱼死了。
“亲吻不会把公主叫醒。谁教你的这些没用的把戏的?”费恩咬下了早餐的头,边咀嚼边摇着头看他的朋友。
“不能吗?”
“当然。只有使用六翼天使的翅膀挠痒痒才会让一个沉睡的公主醒来。蓝色的羽毛效果最好。”
苏西点头表示赞同。
“这……这真是太有道理了!”黑羽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要不然我的吻怎么会没效果?那,我们要去哪里找这种蓝色的羽毛?”
“这可把我问住了。现在六翼的天使已经很少了。不过你干嘛问这些?如果没记错的话,我们是绑匪,不是她的英雄。”
“一个昏迷的公主,我们可捞不到什么好处。”
“你好像喜欢上她了。”
“喜欢她?亲爱的费恩啊。英雄和恶棍之间的距离并不远,只是反差比较大。”
“那就好,小心些,该逃的时候可别陷进去了。”费恩咽下了手里剩下的鲤鱼,像往常吃完饭一样,马上又开始打盹了。黑羽确认费恩没有看他后,伸手抓住了梅兰妮公主的手。
“把你唤醒的人一定是我,公主殿下,”他默默地说。“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交替的命运


贵族黑羽
军阀的妻子


猩红之刃黑羽
初吻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