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虚荣】背景故事:机枪索尔

2017-04-14 18:48:00 字体 【


第一部分:

 


索尔的户外训练法则

 


即使有时索尔没法去健身房,他也从不停止训练。来看看他的户外训练方法吧,但是千万别在没有线上小兵的看护下随意模仿他哦!

 
想要在战场上保持良好的体形只能靠自律的训练。这就是索尔被部署到野区也能保持健美身材的原因。
你这样也算是健身吗?
用沙子填满弹药箱,作为负重,当作哑铃进行二头弯举还有杠铃提拉,和卧推。在炮塔机枪上做引体向上。举着您的武器做肩部推举。
天天奔波于户外并不是逃避下肢训练的理由。背上弹药箱,进行弓箭步和向上登步的训练。击倒野区内的树木,在树干的两侧架上两个美女,然后把树干扛在肩上进行下蹲训练。
推拉炮塔
将一根绳子的一端系在炮塔的底部,另一端系在您的腰上然后拖动炮塔。拖拉炮塔50米,然后解开腰间的绳子,转身,然后徒手将炮塔回拉50米。转到炮塔的另一侧,然后将炮塔向前推50米。转身,重复上述步骤。
(提示:如果您是一名体格较弱的初学者,先从大轮胎开始尝试。)
抓小兵,提小兵,甩小兵,丢小兵
抓起这些古灵精怪的小家伙,也算是核心训练!抓住一个体型较大的小兵或者两个体形较小的小兵;如果要做高强度的间歇性训练,将他们拎回大本营。向上推举,保持手肘外扩,膝盖微微弯曲,然后全身发力将其整个摔向地面。
把他们再次抓起,然后重复这些动作,直至他们再也无法动弹,然后再去抓一个小兵。如果想要获得更多的爆发力,高举起这些小兵,用力把他们扔出去,然后冲向他们,抓起他们然后再扔一遍。
保持这样的训练,即使被派遣出去,您也可以拥有像索尔一样强健的体格!

 

 


第二部分:

 


焚桥者,索尔

 


永远不要试图欺骗这名雇佣兵……

 
你看,市长先生,我们之间的误会好像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请容许我再解释一遍:我的任务,就是要除去一个一直在此破坏你们丛林树屋镇的怪兽。你说过这只是一个简单的计划。行动为期一天:我找出目标的踪迹,沿踪迹追踪它,然后在有人察觉到我在哪儿之前,迅速地穿过边界并返回。
我在镇子外30公里的地方确定了目标的位置。怪兽利用树木做掩护,从10米开外的地方跳到我的面前,抓到了我的背部。敌人看上去像是某种雌性的人猫混合体,它用四肢行走,手和腿上都有铁爪。我和它发生了争斗,但是她将我按倒在地,将我的衣服袖子撕扯了下来,它扑向我的武器,我趁势反击,在它身上留下了一个严重的黄铜印记,弄得它仰天吼叫。我在她把我的阑尾掏出来之前释放了烟雾,趁着烟雾,我跑到50米开外的一个安全位置,半蹲着朝目标区域进行火力压制。我将百米内的所有树上的叶子都打了下来,但是我依然找不到目标。没有痕迹。没有血渍。我什么都没打中。
所以我为格雷西配备了爆弹,我使用爆弹将敌人的行动基地变成一片火海。一切都被烧毁殆尽。在个范围内不可能再有生命。我明白这次行动所制造的烟雾和损毁的道路,为你们市民做生意带来了不便,但是没人说过这是一场安静的行动。那头麻烦的野兽已经72小时没有再出现过了,据推测已经死亡,与此同时,我的任务也完成了。市长先生,我现在这样架着你的脖子,是因为我在等你支付约定的500金币或同价值的水晶报酬。

 


第三部分:

 


索尔VS.利维坦

 


一个退伍士兵意识到他的战斗还未结束……
在它出现之前,地面时不时地就会隆隆作响,城市里的墙和街道都裂开了缝隙,一股恶臭的气体从裂缝中冒了出来。在太阳落山前的最后几个小时里,时不时地传来巨大的重击声,声音之大连人们的心脏都不由自主地随之颤动。
士兵就站在城墙外的一条小巷里,距离他退伍就只剩下几个小时了,他单掌撑墙撒了一泡尿。他将把所有的东西都打包收进他的行军包里,还有他那少得可怜的退休金。如果地面开裂吞噬了他的行军包,他也不会在意,也没有人会在乎他。他所在的一个排现在正在南下,在没有他的情况下作着战。到今天的午夜,他就将变为一名平民,这是他成年以后第一次经历身份的变化。他的档案已经被提交存档了,武器和盔甲也都上交了。可就在距离他退伍仅剩几个小时的这个夜晚,海怪开始蠢蠢欲动,并将它的四肢探出了水面,而与此同时,那个一直在他身上的军队刺青,早已随着岁月的流逝,被磨损得差不多了。
他来到海港只是为等一趟回家的船 — 尽管他早已无家可回 — 但是地震在海面上掀起了巨浪,船只们不得不抛锚靠岸。人们恐惧的尖叫持续了数个小时,房屋在人们身边倒塌,火焰喷涌而出,所爱之人掉进了地面的裂口。但这一切都不关他的事。如果他成功地逃离了这里,这将会是他第一次逃离一个身陷火海的城市,且这场灾难与他毫无干系。
墙壁开始震动塌陷,他叹了一口气。从建筑物内部传来巨大的破裂声,屋顶随之坍塌。在朝向海港的方向,有一团篝火正在熊熊燃烧。如果他要安全地离开这里,就必须得做些什么。于是他丢下了行军包,娴熟地走向那团燃烧着的篝火。除此之外他也无处可去。
人们开始惊慌失措,互相挤踏着离开海滩。他闪过人群,与弃岗而逃的守卫撞肩而过,这些守卫本该坚守自己在城墙处的岗位。随着他离篝火越近,路上的尸体残骸和受伤的人就越多,他不得不攀爬着越过这些人。烟雾呛着他的喉咙,熏着他的眼睛。他从一个不幸自城墙上跌落的当地维和人员那里,拿了一个面具戴上,好让自己呼吸得更为顺畅些。
他看到巨大的鲸鱼从城墙上方飞过,重重地砸落在了他身后的街道上,地上满是水和血。他知道这绝不仅仅只是地震。地震可不会把鲸鱼从海里震出来。
他爬上了废弃城墙的最高处,然后俯瞰前方,只见陆地已被烧成了一片废墟。海港被分成了两半,海水涌入了刚刚形成的裂缝,拍打着城墙。海水被倒吸入海床上的裂口,而这些裂口里伸出了……手臂?触手?烟雾使得能见度变得很低。只见四条触手将加农炮从附近船只的船舷炮台上一并卷起扯碎,然后朝城市的方向扔去。
士兵在大风中几乎站立不稳,他朝下看去,只见海水中间里涌入了那些触手,然后一个巨大且狂暴的脑袋,从触手中间的位置伸了出来。
头顶上,夜晚的天空与烟雾混成一片。一支在低空盘旋的舰队,将所有的炸弹都朝怪兽扔去。炸弹击中了海怪的脸,随即它发出了噩梦般的低吼,沉入海里。但是很快它就又来势汹汹地探出水面妄图复仇。它将一个触手伸向天空,缠住了附近飞艇的稳定翼,然后一把将飞艇拽了下来。被击中的飞艇沿着之前那些鲸鱼摔落的轨迹自天空坠落,机头朝下,狠狠地砸在这个曾经异常繁荣的港口,坠落的机身燃起了熊熊大火。
幸存者从飞艇上翻滚而出,扑灭了制服上的火,拖着受伤的四肢,撤退到港口的废墟中。那位带着面具的士兵磕磕绊绊地从海港另一侧的墙体上滑落下来,墙体的碎屑被他的靴子蹭掉了,接着他又躲过了一个燃烧着的不明掉落物。一个已经没用了的飞艇推进器还在旋转,士兵奔跑着穿过废墟,向安装在甲板上的自动武器机枪跑去。仅剩下的那把机枪还没有裂成两半。他一脚把机枪的底座踢松,一把拽出武器,抗在肩上,侧步穿过狭窄的舷梯,一路来到最高处的有利位置。

 


他和海怪在这里狭路相逢。海怪最大的那只眼睛和士兵一样高。海怪猛地张开了血盆大口,很多鱼在它那缠满海草的舌头上不停地翻跳。
士兵从来没见过这样一个生物,但是危险就是危险 — 你只能选择逃走或是战斗。看到飞船燃烧着坠毁在他身后,他就知道已经没有了逃走的可能。
他将武器向下,瞄准了利维坦的喉管,向其发射了爆弹。机枪巨大的后座力使得他的肩膀都快脱臼了。海怪一阵抽搐,发出可怜的声音,后撤进了冒着蒸汽的水里,随着一声咆哮炸向天空。士兵别无选择,只能开火……开火……开火直到所有的子弹都射到了海怪的肚子里。
子弹在海怪的喉咙里爆炸,它停止了吼叫,飞船上的火焰燃烧着士兵的靴子。海底的隆隆声伴着飞船推进器的声响,还有那火焰燃烧木头的破裂声。海怪扭着身体,发出悲惨的嚎叫,将触手猛地收回海里,一时间水花四溅。
这就是他最后的样子。纵览他的一生,这还不算太糟。他身背着一把又大又吓人的机枪。也许没等疼痛将他折磨至半死之前,这烟雾就先会把他呛死了。
就在这时,他看见一根绳子从烟雾中伸到了他的脸附近,绳子的另一头悬挂在头顶的飞船上。
他笑了。看来这个世界还是需要他的。索尔将他的新武器抗在肩上,用一只手抓着绳子,飞机将他拉了上去。靴子的橡胶在火焰中融化,而那只海怪则消失在了大海的最深处。

 


交替的命运


机械人索尔
被截获的消息(敬请期待)
弗兰基的交易
夏日派对索尔(特别版)
鲨鱼没有二头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