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虚荣】伊德瑞背景故事II:远见之屋

2016-12-13 10:32:00 字体 【

 
远见之屋


为了拯救难民于水火之中,伊德瑞决定独自穿越混沌……

伊德瑞出现在玻璃城的内部,周围呛人的味道让他几乎难以呼吸。他忍不住地咳嗽,眼睛也被辣出了泪水,紧握着飞轮刃的手也松开了。他用头巾把自己的嘴巴和鼻子都围了起来,但是这周围漫天的灰绿色烟雾却丝毫没有减弱之势。虽然穿着防沙服,但伊德瑞的皮肤还是被烧得生疼。这迷雾太过凶残了,身体不堪重负,使得他跪了下来,喉咙被呛得生疼,眼睛也睁不开了,但是他还是可以隐隐地感觉到有东西在他的周围行走着,嗅探着,咆哮着。他试着想要从原路逃出,但又好像被一种无形的恐惧压着不能动弹。他很有可能会就这样死去,就这样无助地窒息般地死去。
尽管周围迷雾缭绕,但他却隐约可以感觉到一丝平静。伊德瑞慢慢放弃了抵抗的意识,死亡便如烟雾般悄无声息地浸入了他的身体。他的意识渐渐平缓了下来。他深呼了一口气,把毒气吸入了肺中,强行睁着眼睛,想要看着死亡究竟是如何一步步地将他吞噬的。究竟是这股古老的邪恶力量在吞噬他 – 还是他在被什么东西拖进去?– 这时伊德瑞突然想起了神灵说的那句他似懂非懂的话。
那些没有被混沌杀死的人最后都会被吞噬。
这感觉就好像是做了一个在水下呼吸的梦。这时他的视野突然清晰了,他看见前方有一个已经满目疮痍的喷泉,仍有水朝着不同的方向往外冒,浸湿了散落在地面上的书。一些书被成堆地丢弃在地上,有的书残破不堪,还有一些书则被地上的骸骨握在手里。这喷泉里流出来的水被书页上的墨染成了黑色。
伊德瑞摘下了围在脸上的头巾,重新拾起了他的飞轮刃,拖着自己的长矛,努力地站了起来,然后走向了一扇门,门上贴满了几何形状的彩色瓷砖,但这些瓷砖现在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泽,不过门上方的标语还是清晰可见,标语上写道:

若没有知识的力量,美好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也无法规避邪恶。

他现在来到的这件屋子就是“远见之屋”,奥达基的两个姐姐拉娜和阿亚就是在这间屋子里写出了那本书。
屋里的空气很刺鼻,闻起来就像浓烈的辛香料和血混在一起的味道,还有绿色的气体充满了整个屋子。这间屋子狼藉一片,藤蔓从华丽的瓷砖和壁画中长了出来。屋里的叶子个个都长有尖利的牙齿和舌头;它们对“入侵”这间屋子的伊德瑞虎视眈眈地呲牙咧嘴,不过又因为害怕他的长矛和飞轮刃而不敢轻举妄动。地上还有长着利爪的巨型甲虫以及那种背上长有犄角的爬虫,它们一看见有人进来就都悉悉索索地逃走了,伊德瑞在外界从来没有见过这些长相奇怪的生物。一心只想找到那本书的他已经全然顾不上这些了,他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找着。他在窗户上找到了几个已经坏掉了的望远镜,还有铺满墙壁和桌子的地图。有些地板上还有银色的玻璃碎片,这些碎片曾是药剂师的工具。所有的房间都里都堆满了从架子上掉落下来的书,这些书多到从地板一直堆到了天花板。他要怎么从这数千本的书里找到他需要的那本呢?
他随后来到了一件特别整洁的房间。房间里有一些奇怪的机器还有各种各样的发明模型:水磨机和链泵;还有一个机械孔雀在盯着他看;房间里各式各样的钟全部都停在同一个时间上;还有一顶头盔。房间里还有很多武器,有的修好了,有的还没来得及修,墙上的爆炸痕迹还清晰可见。出于好奇心,伊德瑞拿起了那顶头盔戴在自己的头上,随后出现的画面让他一惊。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副全息图,透过这幅全息图他可以看到身后的情况。他还听到了一阵低语声。
“你被呛到并不是因为这里的烟雾。”
“他通过了第一重考验。”
伊德瑞原地转了一圈,全息图也跟着转了一圈。他一个人都没有看见。他穿过了房间,走到了最尽头,背靠着墙,手里的长矛和飞轮刃都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尽管他在多年的夜战中已经见过了各种各样的混沌野兽,还有那些恐怖的变异动物和植物,但是刚刚从他眼前爬过门口的那个生物他还从来没见过。那是一条长得像巨型毒蛇的生物,全身上下由钢打造而成,蛇头则由两个连体的女性身体组合而成,她们伸出的手指就像这条毒蛇的门牙,管子和线浑然天成般地将这对连体女性的身体嫁接在了蛇的钢铁躯干上。在这条巨蛇舌头的位置上长着一个发着幽光的眼睛。这个让人恶心的四不像就好像是野生动物、人类还有高科技的混合体。这条蛇在地上盘旋,趁它翻转的时候伊德瑞轮番看到了那两个女人的脸,依稀看得出她们两个以前应该都很漂亮。

 


未完待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更多有关伊德瑞和奥达基的背景故事:
没给出的那条建议



敬请期待:
拉娜和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