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虚荣】暗夜迷行奥达基:邀请函已送达

2016-12-08 21:23:00 字体 【


奥达基举办的年度派对,全世界的精英们都将悉数出席——你也不该错过!今天就去解锁“暗夜迷行”奥达基吧。
  

一级:

 
二级:

 
三级:

 



交替的命运·背景故事
暗夜迷行
 
在一堆堆久经日晒的白骨的上方是一条银色的线。线上面挂着的是一个个封口的瓶子,每个瓶子里都装着一个发怒的火精灵。每个火精灵的肚子都幽幽地发着光,这些幽光不仅起到了照明的作用,还为现场平添了些许浪漫的氛围。被铁链捆住的女妖在场地的周围跪成了一圈。打扮成乌鸦的仆人们安静且快速地在宾客之间穿梭,扫起天使们掉在地上的羽毛和其他脏东西。对了,天使是今年暗夜迷行的图腾。乐器演奏家则在一旁演奏着各种各样的管乐器和弦乐器,宾客们都在一座远古巨龙骸骨的阴影下,合着音乐翩翩起舞。
奥达基则悠闲地躺在巨龙骸骨的眼眶骨上。只见他用一个拳头撑着下巴,从高处注视着他的宾客们—当然他也可能是睡着了。在他的身后,一群正在游行的人和生物们蜷缩在龙骨的颈椎之下:他们中有乞丐,独裁者,政客还有领袖,他们无一例外都是来祈求奥达基的,奢望得到一丁点儿的关注和怜爱;绅士宾客都知道奥达基喜欢敞着胸,所以他们也都穿着不遮胸的衣服企图来讨好他。
这边的迎宾者正大声地说道:“看!是诺丁汉捕虫草三世殿下,星光之王,您来自于两个月亮,您掌管着夜间的花开花落……”而那边蜜柯生物的国王和他的随身卫队则飞上了他们的巨型甲虫坐骑。这群蜜柯生物的登场方式简直魔幻,居然还自带月光和蝉鸣效果。然后蜜柯国王的发言人自豪地向在场的所有人阐述了他们现在遇到的困境。
“他无意掺和进你们的地盘边界战争,但是你们可以和别人一样把礼物留下来,”一个拥有通灵能力的小女孩神叨叨地用唱歌的语调说道。只见那个小女孩正在门口和自己的娃娃们玩,她的整张脸都被长长的黑发遮住了。前来请愿的人都排成了长龙,但是奥达基连正眼都懒得看他们一眼;原来奥达基会将自己脑海中的想法通过意念传达给这个小女孩,而这个小女孩就是奥达基的代言人。“下一位!”小女孩大喊道,然后蜜柯生物们就被直接被带去外面了。
奥达基肆无忌惮地在那里伸懒腰打哈欠。千年以来,他举办了无数场这样的集会只为了找到一些不一样的新东西,但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他所看到的不过都是一些为了争夺权利、资源和情情爱爱的无聊争斗。
“看!下一位是卡德布王子……”
迎宾者的话语突然间被一个女士的声音打断了,可以听见那声音是从龙的下腹骨传出来的。
“奥达基,传说中的不死之身,”她大声地说道,“我特地前来觐见您就是有个小小的请求!”
她打了个响指,然后现场的一切都瞬间静止不动了。
跳舞的宾客们不动了。刚才还在发出优美音乐的弦乐器也突然间停住了。宾客间的那些窃窃细语声,威胁声还有恳求声也都瞬间安静了。还有那个小女孩,也停在了那里,手里还握着她的娃娃。刚才还热火朝天的一个夜晚瞬间就像是被冰封住了一般。
这时只见一名灰色的女巫穿过一地的脏乱,一路向奥达基走了过来。她的眼睛,头发和身上的裙子都是灰色的,冬季的大海和天空的那种灰色,不过她本人倒是看上去很年轻。奥达基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被冰冻住,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
大名鼎鼎的龙族天使奥达基伸了个懒腰。
“让我来猜猜这是哪位,”这是那个夜晚奥达基说出的第一句话。“你的地盘正面临着危险。”奥达基边说着边伸出了他的手掌,只见一个闪着光的蓝色球状火焰出现在了他的手掌上。“一个你很在乎的人现在正被疾病缠身,不过呢,我可是一点儿都不在乎他的死活。”球状的火焰在他的指尖跳动着。“你在寻找你的白马王子,你觉得我实在是太迷人了,简直就是你的最佳人选。”女巫听到了奥达基这些自言自语的猜测,不禁大笑了起来。“我想,或许你该先了解一下,我所拥有的力量背后的秘密。”
那团火焰从奥达基的手指跃向了那名女巫。女巫把双臂举了起来,但就在最后一刻,那团跳动着的火焰自己停住了,随即熄灭了。
女巫把手放了下来,像个女王般地站在那里。“我没有什么地盘,”她说道。“我并不是来这儿祈求您的关爱。您所拥有的力量虽然厉害,但我们水火不容。我今天只是想来和您跳一支舞。”
奥达基张开了自己的翅膀,用力地挥动了一下,然后缓缓地从龙眼眶骨降落到了地面上,就停落在女巫的面前。但女巫纹丝不动。
“你只是想要来跳舞,”他喃喃道。
“我从小就渴望可以和您跳一支舞。”
“我不信,”虽然这么说着,但奥达基还是向女巫伸出了手。
“明智如您,我哪儿敢欺骗。”灰色的女巫微微下蹲,行了个屈膝礼,然后握住了奥达基主动伸过来的手。
奥达基听了,微微一笑。只见忽然有一团蓝色的光从他的指尖跃向了离他最近的那个已经被冻住的人,他是负责吹长笛的。可怜的他一边被奥达基的治愈火焰烧着一边眨着眼睛醒了过来,那样子就好像是刚从一场噩梦里醒来一样。“吹奏吧,”奥达基对他命令道,那位已经被吓傻了的长笛演奏者听到指令后哆哆嗦嗦地把笛子对准了自己的嘴巴,强行吹起曲子,难听极了。奥达基搂着这位不速之客的腰,和着吓人的音乐,开始跳起了诡异的瓦尔兹。
其他的宾客们动弹不得,只能恐惧地看着奥达基和这位女士转着圈跳着舞,要知道在平时奥达基可是连走路都懒得走一步。他们俩越跳越起劲,越跳越入神。夜空中的星星透过龙的肋骨闪闪发亮,他们俩就这样一直跳到了这首曲子的最后一个音符。
就是结束的那一刹那,奥达基突然间感到一阵心痛,是真实的来自心脏位置的疼痛。如梦初醒的奥达基这才明白女巫的诡计,不过女巫早已经从他的手臂中溜出去了。
暗夜集会现场一片慌乱。被“解冻”了的宾客们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在慌乱中到处乱跑,互相踩踏。火精灵肚子上的光忽明忽灭。女妖们用力挥动着自己的翅膀想要挣脱逃走。而女巫则早已趁着混乱逃之夭夭,一起带走的还有一个“纪念品”:一片奥达基翅膀上的深蓝色羽毛。
现场一片狼藉,噪音喧哗,唯有奥达基的笑声响彻夜空。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