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虚荣】寒冬烈战凯思卓稀有皮肤即将来临!

2016-11-29 00:00:00 字体 【

 
为了更伟大的胜利,寒冬烈战凯思卓已将凯瑟琳和风暴守卫们招致麾下。但眼下,她们必须先从危机四伏的冬季战场中穿越边界。立即前往游戏内的商城查看这款稀有皮肤!

查看3D模型


皮肤亮点:
复合弓
配有绿色激光装置的夜视镜
莫勒行军背包
毛皮内衬的冬季制服


交替的命运·背景故事


欢迎阅读风暴守卫传奇的第一部分:
凯思卓的测验
凯瑟琳的任务
势在必行
典型的战争机器
无法抉择
鬼剑骷髅的追寻
盾与弓
政变


穿越那座桥
风暴守卫一行人从冻土地带一路行进到了一片茂密的丛林,她们选择在晚上行动以躲开在附近栖息筑巢的渡鸦们的注意。这个国家正在发生战争,星际女王正在到处搜寻她们的踪迹。但她们一行人眼下遇到的最棘手的问题,却是肆虐的严寒,凯思卓很庆幸自己穿着一件御寒的冬季制服。
在她们长途跋涉的最后一个晚上,凯瑟琳走到了凯思卓的跟前,小声地对她说道;“我还没有谢谢你。”
“不必言谢,”凯思卓回答道,她还是那副平淡的口气。她把背包反背到了前面,然后摘下了夜视眼镜。“我不在乎那王座上坐着的是谁,但我觉得吉提亚人必须向他们的那个傀儡君主提议,还星际女王的领土以自由。”
凯瑟琳没有回答。月亮高高地挂在空中,周围寂静一片,只有她们匆匆赶路的脚步声和冬天里的呵气声。
当听到湍急的水流声时,凯思卓爬上了位于陡峭崖壁上的树,然后用夜视眼镜扫视了下河里的情况。经过冬季战争的肆虐破坏,现在,位于他们下方的那座桥是穿越边界唯一的通路,也是他们可以前往一个相对友好之地的唯一机会。她吹了一个口哨,其他人在听到了信号后,马上聚集在了凯思卓的面前。
“凯瑟琳,你雇主的死对头已经占领了桥。”她说道。“每一侧都有20个守卫,再加上10人一队的巡逻队在戒备。”
“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一个人就可以拿下对方20个。”凯瑟琳小声地说道。
“但巡逻队有雪怪。”凯思卓说完便从树上跳到了地上,轻盈到只能听见蓬松的雪地下陷的声音,听到这话,艾薇特赶忙跑上去看了一眼,她看见10个巨大的白色雪怪,它们全身武装,个个长着弯曲的带刺犄角,长长的獠牙从金属头盔中伸了出来。敌方的士兵就骑在这些雪怪的肩膀上。
“我听说过雪怪。”艾米边说边颤抖着把自己的魔法斗篷拉得紧紧的。“它们会偷小孩,然后吃掉他们。”
“把那些雪怪留给我。”凯思卓一个人站在了山崖的最顶端,夜视镜上的绿色激光扫视着河对岸的边界。
“没必都杀掉它们,我们只要能过边界就行了。”凯瑟琳边说着边举起了自己的弧盾,弧盾中弹出了隐形的刀片。“如果我们分头行动,你们每个人都会分到自己的任务。”她打了个手势让凯思卓走在前面,然后顺着长满树林的山崖一路紧跟着往下,直到他们听到了湍急的水流声还有雪怪的吼叫声。剩下的人也都跟在她们俩后面,她们边走边从自己的背包和腰带里拿出了护盾、刀片还有长杆武器。
一行人走到了树林的尽头,凯思卓一个隐身,然后其他人都在石块和树后呈扇形散开。战士们和法师们慢慢走向了她们指定的保护者。凯瑟琳则泰然自若地站在那边,寒冷的微风吹拂着她的斗篷。守卫们拿着明晃晃的搜寻大灯朝她这边照过来。只听见他们中间不知道是谁用凯思卓听不懂的语言高呼了一声,随后有人跟着回答了一声。然后,凯瑟琳一瞬间就被好几个男人围住了,他们个个身穿羊毛大衣,头戴毛帽,手里拿着枪和剑。
隐身的凯思卓躲在一团磷光迷雾中,从守卫们的身边溜了过去,直接跑上了桥。这些雪怪比她在山崖上看到的尺寸要大得多;它们庞大的身躯和沉重的步伐让整个木桥都摇摇晃晃的,它们身上所有的脆弱点都有盔甲覆盖,但是行动已经开始了,没有回头路可走。风暴守卫们发出了夜莺般的叫声,告知着同伴们互相所在的方位。凯瑟琳举起了她的盾牌,冲在最前面的那个雪怪已经走进了凯思卓留下的那团磷光。
由于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凯瑟琳身上,所以无人注意的凯思卓轻而易举地将一支发着光的利箭射入怪兽的眼睛中。被射中的雪怪嚎叫了起来,动弹不得,僵硬地扭曲着身子,在黑暗中挥舞它那长满毛发的大手臂,骑在肩上士兵就这样被它直接摔了出去,掉进了河里。旁边的守卫们见状,都扯起雪怪的缰绳,并调转过来面朝着凯思卓,但凯思卓又一个隐身,带着她的弓箭一起消失不见了。受到了惊吓的雪怪用爪子紧紧地捂着血流不止的脸,怎么也不听士兵的控制了。
风暴守卫们也加入了行动之中,护盾在凯瑟琳周围一圈排开,战士们瞬间就拿下了毫无防备的巡逻兵,刹那间空气中魔法闪现,电光走石,冰火交融。这时一只火凤凰尖叫着飞了出来,它用翅膀将火光扇向桥的方向;惊恐的巡逻兵们看见了火光,纷纷跑着、跳着想要躲开。在一片混乱之中,凯思卓在另一个雪怪的行进路线上留下了一团磷光迷雾,然后向它的手臂下方射了两支箭。被射中的雪怪停下了脚步,大声怒吼了起来,但是凯思卓再一次地消失了。她朝着桥的另一端一路跑去,边跑边用箭射着这些怪兽,被射中的怪兽们纷纷被眩晕了。只见凯思卓灵巧的身影快速的奔跑着,轻巧地躲开了这些一边吼叫一边摇摆身子着的雪怪。她转过头朝自己肩膀后方望去,看见了凯瑟琳那正在闪烁和旋转着的泡泡,而在桥的另一侧,敌方早已经注意到了他们,一排排的巡逻兵们站好了位置,表情严峻,他们手里的武器也已经就位了。凯思卓侧身朝着对面开火,掩护此时此刻正在桥上向前推进的风暴守卫们。
凯思卓再次隐身,避开了冰面上滑脚的血迹,一路朝着桥的那头跑去。跑到了桥另一头的她直接就走到了敌方的最高军官面前。这位军官眨着眼睛,长着嘴巴,还穿着睡衣和靴子,一副半睡半醒的样子。凯思卓把箭就架在离他眼睛一英尺的地方,箭上散发出的蓝色魔法窜进了他的鼻子里。
“你知道我们是谁吗?”她问道。
这位军官用他们自己的语言结结巴巴地说道:“风暴守卫。”
“我们只是想要通过边界。”凯瑟琳用深沉而缓慢的声音说道。她把手搭在了凯思卓的后肩上,剩下的人则在她们俩身后组成了一个防御阵型。“你会高抬贵手让我们过去的,是吗?”
当军官让他的部队退下时,凯瑟琳眼中闪过了一丝类似希望的东西。风暴守卫们排着队走过了敌方的阵线,在另一边,巡逻兵们还在拼了命地想要控制住受了伤的雪怪。凯思卓拿着她的弓,面朝着军官倒退着走在最后面,直到确保所有人都已经安全地通过了边界。

 


……风暴守卫的传说还在继续:
阿尔法
毁灭
黛西、黛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