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虚荣】醉枪手林戈背景故事:抛硬币

2016-11-15 00:00:00 字体 【


醉枪手林戈的过去和未来
这个大帐篷里发生着许许多多的事情。背上装着机械翅膀的人在半空中挥舞着发光的剑。圆圈形状的火和水在地上跟着它们自己演奏的音乐跳着舞,躲避着两败俱伤。另外一边的帐篷里是一个大水族箱,这些城里人就这么痴痴地看着里面的那条美人鱼,突然间美人鱼猛地把身子伸出了水族箱,激起了一串水珠,水珠优美地从观众的头顶飞过。在另一边的舞台上则是一群杂技演员们互相抓着肩膀,扭曲着肌肉,组成了一座人桥,人桥上面是一头剑齿虎正在追逐它今晚的肉排大餐。
林戈在舞台上显摆着自己的那两把单发左轮手枪,一把名为信念,一把名为动机。而为他抛东西的是一位长着一双长腿的美女杂耍演员,她头戴一顶高礼帽,穿着一件荷叶边的小丑短裙,就这么跟在林戈后面大摇大摆地上了舞台。她先是让盘子在一根棒子上保持旋转,然后把盘子朝高处丢去。林戈则在一边用食指转着他那两把手枪,一开始大家都在欣赏那位杂耍演员的精彩表演,没太注意到他,直到第一个被抛到半空中的盘子瞬间被射成了一地的陶瓷碎片。
卖艺的人在高空钢丝上颤颤巍巍地走着;大力士边咯咯地笑着,边举起了一把长椅,长椅上坐满了心惊胆战的小兵们。如果那个扔盘子的人扔得太高或太低,估计就要乱套了,当然抛东西也是一大看点。林戈在一旁跌跌撞撞地四处晃荡着,一副酩酊大醉的样子。只见他摇摆着身子,闭上了一只眼,另外一只睁着的眼睛正偷瞄着杂耍演员的那双大长腿,但是当盘子被扔向空中时,他将手里的手枪放在了屁股后面,随时准备射击,然后只听“嗙”的一声:被丢上半空的任何东西就这么被应声击碎。
台下的孩子们都挤到了前头,纷纷拿着从他们大方的父母那边顺来的几枚硬币:“我!我!林戈先生,选我!”那位为林戈抛东西的美女杂耍演员,浮夸地从孩子们那黏黏的手指上把硬币一个个地取了回来,然后一个转身,把这些硬币抛向空中……,“嗙”,然后她从空中抓回了刚才那枚硬币,还给了那名幸运的孩子,只见子弹完美地击穿了硬币的正中心。随后,她又同时向空中抛了两枚硬币—“嗙-嗙—”,然后她又一手一个地把两枚硬币都抓了回来。
在表演最后的高潮阶段,她把林戈的头用布给围上了,然后又让林戈转了几圈。台下的观众都被吓得不敢出声了。有些观众吓得躲到了椅子的后面;有些干脆直接逃走了。然后她同时向半空中抛了3枚硬币。只见被蒙上双眼的林戈背对观众,双臂交叉,把手架在肩膀上并瞄准后方,然后扣动了扳机:“嗙-嗙-嗙”。美女杂耍演员一个旋转跳跃,熟练地从空中拿回了那3枚被子弹射穿了的硬币,随后还给了它们的主人。
台下的观众们见到这一幕爆发出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怎么做到的?他们大声地问着旁边的人。这不可能!
当林戈在台上表演的时候,嘉年华游乐园里的几个年轻人从这些城里的观众口袋里偷走了他们的钱包,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
在小酒馆的外面,墙上还到处残留着那已经被人扯烂了的海报,从残存的碎纸片里还依稀看得出那是曾经帅气的林戈,那时他还拥有两条手臂。在酒馆里面的一个圆桌上,几双眼睛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手里扇形的纸牌。林戈盯着一枚硬币,用他仅存的手臂上的那个拇指感受着硬币上的纹理。“正面,”他说道,“如果这把赢了的话,我就不赌了。”
林戈用他那长长的手指抛出了那枚硬币,硬币在半空中快速旋转,然后回落到了林戈的手掌里,随后林戈一个反掌将硬币扣在了桌面上。他故意当众偷偷地瞥了一眼,然后把另一个筹码丢进了桌子中间的那堆筹码里。“算我一个,”林戈说道,等桌子上的其他人同意了之后,他再次向空中抛了一枚硬币。
“正面,”他说道,“赢下这把我就再也不喝酒了。”
硬币飞到最高处后落回到了他的手掌,然后被反扣在桌面上。林戈又偷偷地瞥了一眼,然后便和大家喝了起来。
牌面对他不利,但这就是赌博。当林戈喝完了他杯子里的酒,他喃喃道,“正面。赢了这把我就再也不和人斗了。我要去找份正经的工作,娶个漂亮的老婆,生个可爱的孩子,把我的那把动机永远挂起来。”
那枚硬币飞了起来,只听硬币正中间那被子弹射穿的洞旋转着发出了阵阵微弱的声音。

 


阅读更多的醉枪手林戈背景故事:
抓住子弹
盲豹与格雷的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