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虚荣】兰斯背景故事:“阿什隆人”

2016-05-18 00:00:00 字体 【

 
阿什隆人


兰斯的族人热情欢迎着这个要乘坐他们浮岛的年轻人……


塞缪尔,他面容憔悴,穿着一身黑衣,闷闷不乐地钻出他租住的屋子。他路过一个满是吊床的地方,此时当地居民都床上打盹儿,他们用这种方式来度过炎热的午后。有几对夫妇睡相乱七八糟,手脚搁在彼此身上,此起彼伏地打着鼾。而母亲们则弯着身子,把她们的孩子围在里面,就像豌豆和豆荚一样。离开了这片居住区,一小群山羊映入他的眼中,山羊们懒洋洋地嚼着地上的灌木。蜜蜂一头钻入高耸的竹林中,想找到其中隐藏着的豆子花、西葫芦还有芦笋。漫步在花园中,眼前的一切让人很难相信这是在一只巨大而古老的泰坦龟的背壳上。这只远古的神兽名字叫做阿什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海上漂流。
他沿着小径,穿过一个潮汐池。池子里面是一群赤脚的孩子,有的在光滑的壳面上疯跑,有的蹲下身仔细观察着蛞蝓、帽贝、银莲海蛞蝓还有海星。其中一个小小的孩子一手拿着一只海胆,一边熟练地从海胆的肚子取食它的肉,一边看着塞缪尔小心翼翼地走过。年长一点的孩子在一旁照看着巢里的蛋,这些蛋甚至比他们的头还大。
在岛的最高处,飘上来的食物香味让他感到饥肠辘辘。人们漫无目地闲逛着,有的在捣弄烤架,有的在布置篮子,还有的在帮助清洁他们的孩子。一只巨大的鲤鱼的肚子里被塞满了食材,被炽热的煤炭熏烤得金黄酥脆。成堆的蛤肉,牡蛎和腌海带围绕着鲤鱼成列排开。
“注意躲雨,女士们,雨云来了。”一个声音呼唤道,伴随着女人们的笑声。“塞缪尔,一起吧。”

 
漫天的花瓣从一棵樱桃树上缓缓飘下,树下坐着一个魁梧的男人,两个女人,还放着一篮子食物。他们三个人都穿着围裙,男人的裙子是玫红色的,围在他的腰上。一个女人正用剃刀为他理发,另一个女人盘腿而坐,五指张开,因为男人正为她护理指甲。
塞缪尔顿了一下,踉跄了一小步然后坐在了树荫的边缘。“我好像还不认识你。”
“你不必害怕,我是兰斯,”男人说。女人把他的耳朵向前翻了翻,然后继续处理耳朵后面的头发。“吃点蜂蜜和奶酪吧,很甜的。”
“我今天不吃东西,”塞缪尔说。
“你病了吗?”拿着剃刀的女人问。
“不,”塞缪尔说。“禁食能蓄积力量,强化意志。”
“你这孤独的一生里已经饿得够多了,”男人说。“像这样舔着美女手上蜂蜜的好日子,你能过上几天?”
护理手指的女人把手指伸进蜜罐蘸了一下,狡猾地笑着。塞缪尔红着脸扭过头去。“难道她不是你其中的一个妻子吗?”
“没有谁属于谁,”兰斯回答道。
“难道这些不是你的孩子么?”塞缪尔脱口而出。
“这些孩子们属于每一个人,或者更准确点说,我们属于他们。”一旁的女人收起她的剃刀,一个小男孩从树枝上滑下,爬到兰斯的肩膀上。“你今天一定会吃东西的,塞塞。如果你不吃,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我支持塞缪尔,”他说,但是他无法拒绝食物的诱惑。他把一些鱼放进篮子里,像其他人一样用手顺着骨头掰下鱼肉。孩子们纷纷爬到他的腿上狂轰滥炸般地问着问题。他没有任何行动,任由孩子们“攻击”他。没过多久,塞缪尔忍不住笑出了声。
用餐完毕,人们穿过长长的路来到龟壳的边缘,观看海兽的追捕。他们把海豹赶下去,压住他们,把它们淹死后,抛到空中,海兽用巨大的嘴抓住它们。
“如果是我的话,是不会允许孩子们和捕猎者离得那么近的。” 塞缪尔说。
兰斯像老朋友一样把手搭在塞缪尔僵直的手臂上,“海兽每年都会上岸产卵,我们负责照顾他们。作为回报,海兽保护阿什隆的软腹不受天敌的伤害。而且,我们也会一起玩耍。来吧,一起欣赏一场精彩绝伦的海上大战吧”
在龟壳的边缘,放着一根停靠驳船的长线,男人们为海兽的巨大脑袋编制坐垫。他们身穿竹盔甲、手持盾牌、挥舞着藤枪。待男人为海兽安上兽鞍,他们便骑上海兽。舞动的藤枪只要撞到他人的盾牌就会产生一道惊人的裂缝。兰斯是他们之中最好的骑士;他坐在兽鞍上和海兽浑然一体,把一个一个的对手撞进海里,他强有力的手臂牢牢的锁住他的武器,一脸令人恐惧的笑容。他骑着的海兽愉快的吼叫着,观众被它尾巴拍打水面而产生的大量的水花溅到。
海上大战结束,其他人都溜散的差不多了,只剩塞缪尔和兰斯一起望着月亮升起。“你觉得我们家怎么样?”兰斯问。
“它不可能永存的,”塞缪尔回答,“阿什隆不会永远活着”。
“它背甲的年轮告诉我们阿什隆至少活了上千个生长期,他的划水能力比以前更好了”
“万物都会凋零”
“要有信心,塞塞” 兰斯拍了拍年轻人的肩。
“你这不算是答案。”
“但是,这却是有史以来最正确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