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虚荣】护卫亚丹背景故事:《无法抉择》

2016-03-25 00:00:00 字体 【

 


亚丹与茱莉亚直面风暴守卫……


无法抉择


“我买山羊不需要经过你的允许,”茱莉亚说。“山羊奶很好喝,而且我们可以做奶酪。”
他们整晚都在争吵。亚丹弓着背站在他的撼地神铠边上,打磨着他之前取下来的一个格栅的边缘,以改善空气流动性能。院子里,一只山羊在冲着没有月亮的黑夜尖叫。“山羊很臭,而且叫起来像恶魔一样,”他抱怨道。“它不停地叫了一个小时了。双胞胎怎么睡觉?”
“孩子们需要宠物。话说你把金属屑掉在了我的沙发上了吗?”
“谁会做所谓的奶酪?还是你什么时候做过奶酪,殿下?”
“我说不定会做奶酪呢?!”朱莉娅喊道。她跺着脚走出房间,重重地关上卧室的门,山羊的叫声使她的离去极富戏剧性。
星乐斯蹒跚地走出她的房间,揉着惺忪的睡眼。“爸爸?妈妈没事吧?”
她的口音跟母亲的一样。亚丹用没穿盔甲的手臂抱起她,亲吻她的脸颊。“妈妈在无理取闹。”
“无理取闹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她没跟我商量就买了一只山羊回来。”
“我喜欢山羊。”这是舞司说的,他跟着姐姐走了进来。坐在了父亲的脚上,用手臂搂着亚丹的腿,在亚丹把星乐斯带回床上时,他就骑在父亲的脚上,盯着窗外发出尖叫的方向。
“你喜欢山羊。但我们都不知道该如何照顾山羊啊。”
“外面有个婴儿在哭,”星乐斯迷迷糊糊地说。
“是那只蠢山羊在哭,”亚丹说着,把她放回床上。
舞司松开父亲的腿。“他在害怕,”他说。“也许是因为寂寞。”
“是她,舞司。至少我希望是母山羊,要不然你妈妈做奶酪的梦想可就—”
护卫亚丹停下来,转向窗口。
山羊停止了尖叫。
他的肾上腺素飙升。
“藏起来,你们两个。别开门。”
没时间确认他们是不是听话了。他跑回卧室。“茱莉亚,”他贴着卧室的门低声说。“她们来了。”
茱莉亚打开门。她的脸色惨白。“现在吗?”
“就在外面。”
盔甲散落在起居室里,每一部分都处在不同的翻新阶段。工具散落在地上。“先穿腿”,他一边嘟囔一边穿上战靴。茱莉亚穿着睡衣跪在地上手忙脚乱地帮忙,她虽然比不上真正的盔甲侍从,但也很有用。她用手指捏住膝甲,在胸甲的重负下吃力地忙活着。
按键面板嗡嗡作响,由于静电的作用发出噼啪声,随后蹦出一句:“系统。离线。”护卫亚丹左手握拳向它锤去。“这款能量源真差劲……”
“嘘。”茱莉亚满手都是黑色的机油,为了把发电机固定到他的背上,并将其连接到撼地神铠上,她把脸都弄脏了。她盯着门外,望向大厅。没有任何声音。没有动静。没有山羊。“你确定她们…”
“系统。启动。”
突然,玻璃碎了。亚丹及时侧过身,一支金属箭划过他的胸甲,刚好从他的下巴下方,飞射到前窗对面的墙上。护卫亚丹一边咒骂着一边站直,他和盔甲的重量使木地板吱吱作响。“我守前门。”
“但是,你的臂铠加农炮还…!”
“那玩意儿根本就没用,除非你想让我炸毁房子。呆在我身后。”
茱莉亚闭上眼睛,手心朝上。“我来保护你。”她喃喃地说,声音恍恍惚惚的,手中出现了绿色的光。
护卫亚丹强忍住魔法一直以来带给他的奇怪的感觉。“我能照顾自己,”他咕哝了一句。
一只前臂出现在窗口,戴着弓箭手的护铠,然后弓箭手本人闯了进来。另一个女人跟在她身后,拔出了剑。更多人从她后面走了进来,魔法师和刺客,她们都戴着同样的徽章。
“风暴守卫!”他喊道,但茱莉亚已微阖双目,深陷出神状态。
护卫亚丹非常缓慢地向前移动,他的盔甲吱嘎作响还发出嗡嗡声,但在风暴守卫发起攻击时他很庆幸自己穿着它。她们同时逼近,每个人都拿着从小就使用的武器。他向前跑去,能量透过盔甲嗡嗡作响,推动着他,将金属加热到仿佛要燃烧一样,胸甲上的钢发出爆裂声。他用手背打在弓箭手的脸上,留下一个焦痕。她倒下了,她的弓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其他人举起木头、金属和魔法盾牌来对抗茱莉亚的魔法和护卫亚丹的攻击。他跺着脚冲向前去,冲到了她们中间,把她们撞得向墙飞去。她们的血溅在沙发上。她们在碎玻璃、掉在地上的武器和被敲掉的牙齿中翻滚。他无法抵挡所有的攻击:剑穿过他未受保护的手臂和脸颊;随着震耳欲聋的啪啪声,魔法刺痛并冻结了他。但他是敌人和妻子之间的屏障,而且他始终都能感受到来自她的暖流,仿佛是一条包裹着他的毯子,愈合了他的伤口,融化了冰,并赋予他力量。这种不寻常的魔力使他作呕,但他只会在家人都安全后再去应对这种恶心的感觉。
随后,是一股冲击波。
一切都变得沉静而冰冷。他紧咬着牙。一股脉冲窜过他的腿、他的手臂、他的喉咙。他无法尖叫,也不能眨眼。画从墙上滑下,门闩从前门上掉下来。他能听到盔甲屏幕发出的电磁噪音,一堆受伤的风暴守卫发出的呻吟声,但他动弹不得。前门打开了,最后一位风暴守卫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环视了一下整个房间,然后朝两名争先站起来的守卫打了个响指,亚丹挣扎着挪动。她指了指双胞胎的房间,两名守卫向那个方向冲去。
这个女人从门口走过来,经过亚丹向茱莉亚走去,仿佛他不存在一样,茱莉亚穿着睡衣,赤着脚站在那里冻僵了。
“战警凯瑟琳,”茱莉亚喘着气说。
“真遗憾,”凯瑟琳一边把剑抵在茱莉亚的胸口一边低声说。
亚丹的心狂跳了一下。又一下。空气充满了他的肺,他咳嗽了一声。在他的右边,两名风暴守卫带着双胞胎出现了,双胞胎惊愕得像他一样不能动弹。其他风暴守卫站了起来,有些颤颤巍巍,有些流着血,但眼睛都直勾勾的,而且紧握着她们的武器。
在他的左边,茱莉亚正盯着凯瑟琳的眼睛。
他的心跳动了第三下。
在下一次心跳之前,他的孩子或妻子就会死去,这取决于他往哪边跑。
他开始跑。
风暴护卫队长的剑侧了过来,轻松地滑进了茱莉亚的肋骨之间。她用最后一口气说出他的名字,随之而来的是她的魔法发出的最后的超自然绿色漩涡。它击中了他,朱莉娅最后的礼物成为了他的一部分,包裹住他的心脏,赋予他爆发的力量。亚丹把双胞胎抱在怀里,冲出了窗户。那两名带出孩子的风暴守卫躺在地上不省人事。没时间杀她们,也没时间在妻子死去时抱着她。
他从家里逃进了黑暗之中,自可怜的死山羊身边跑过,一支穿喉箭停止了它的尖叫。孩子们凭着某种幸运的本能保持着沉默,剩下的问题,就给树上的猫头鹰们去想吧。

 


待续...
 


阅读更多风暴守卫的传说:


凯瑟琳的任务
政变
凯思卓的测验
典型的战斗工具
盾与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