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背景故事】凯瑟琳·萝拉:势在必行

2015-12-09 00:00:00 字体 【

在茱莉亚之死的事件中,凯瑟琳所扮演的角色终于大白于天下。

 

势在必行

来自涅托队长和舒格·弗农的描述

在酒馆深处,一支孤零零的蜡烛悦动着火光。烛光太暗,无法穿透女人兜帽所投下的阴影。她独坐在那里,盯着茶杯里打转儿的茶叶。她的青春时代是在一群流浪者的呵护下度过的。流浪者中的女人们常晃动着手镯,观察着茶杯中的叶子,为那些容易上当受骗的客人们占卜。

尽管茱莉亚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但那时她还是在占卜上花了不少钱。

凯瑟琳走进酒馆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她。虽然不见了那身红白相间的制服,但低调的斗篷并未能掩盖这名猎杀者进门时所散发出来的,令人不安的气息。凯瑟琳穿过一张张桌子来到茱莉亚的座位旁,褪下斗篷,露出了里面裁剪精致的衣服,完全是当地人的风格,她对茱莉亚笑了笑,但这一切并未能减轻她给人带来的沉重感。

服务生紧张得像在吃蹦豆一样,结结巴巴:“晚,晚…晚上好…我…您…您想来点…您要点些什…什么?”

凯瑟琳的目光逼视着服务生,直到他磕磕巴巴地说完。“红酒。”她说,嘴角闪过一丝笑意。

“马…马上…您呢,女士?再来点茶么?嘿,你不是茱…”

凯瑟琳上前一步,用手指抬起他的下巴,让他眼睛看着自己。“红酒。”她小声地催促道。

茱莉亚深吸了一口气。但她却没注意到,服务生直到离开前,一直在屏着呼吸。“这身不错嘛,凯斯。千万别让在座的各位忘了咱们。”

凯瑟琳嗤笑了一声,假装很受伤的样子。“你太挑剔了。我还挺为自己的乔装感到自豪呢。看,这纽扣!”她抛了个媚眼,张开双臂。

茱莉亚笑出声来,但声音略显尖利,似乎是在竭力让它听上去不像是哭泣。“你的乔装太巧妙了,就像是老虎戴着帽子。”

服务生倒酒的时候,两个女人都没说话。直到凯瑟琳严肃地向前倾了一下身体。“莉亚,她想要你和双胞胎活着,并在你们有赢的机会之前就发动战争。”

茱莉亚抬起了头。“吉提亚那边会助我一臂之力。”

凯瑟琳摇了摇头。“也许吧。也许某一天,且时机合适的话,会帮助你……。可风暴守卫现在已经在这儿了。我的消息送不出去;乌鸦一路跟着我。它现在正看着你的家人。”凯瑟琳握住茱莉亚发抖的双手。“今晚就要行动了。双胞胎会和我一起回到蒙特·利尔。”

茱莉亚用力把手抽出来,抬头看向酒馆一处结满蛛网的角落。“不行。”

凯瑟琳直起了身子。“你知道无论如何我都会行动的。而你没有选择。我说过了,莉亚,我会看好他们。”

“不行!”茱莉亚很坚定。“我的妹妹会让星乐斯变成她所期望的暴君,而你是无法阻止她的。”

凯瑟琳松开了她满是茧子的双手。“所以呢?那你有什么主意?今晚,你和亚丹敌不过风暴守卫的,即使有我帮忙也敌不过。那些人没包围你的农场,但他们封锁了所有离开鲍姆皮姆的路。一旦事成,我们就会消失。莉亚,你只有一个选择,就是相信我。”

“像我妹妹相信你那样?”

凯瑟琳眯起了眼睛。“我们俩从小就是朋友。”

“我们三个从小就是朋友。”二人之间又是一阵沉默。茱莉亚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会警告亚丹附近可能有风暴守卫。孩子们将照常行事;从外面看不会泄露半点蛛丝马迹。在你进攻的时候,我会帮助亚丹让他带着双胞胎逃走。”

“从风暴守卫手里是不可能逃脱的。”

“有一个办法。法师在临死前的法力是最强的。在你夺取我性命的时候,我会把能量传递给他。他会挺过去的。”

凯瑟琳握着她的酒杯,声音冷若冰霜。“我不会那么做的。”

“大闹一下。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凯瑟琳的眼睛湿润了,她紧咬牙关,“我做不到。”

“然后,逃吧。蒙特·利尔已经不值得你留恋了。风暴守卫会追杀亚丹;你必须逃到我们在吉提亚的朋友那里。”

凯瑟琳手中的玻璃杯碎裂了,叮当作响的碎片如雨点般在桌子上四散开来。酒馆安静了,所有人都转过头看向她,鲜血仿佛闪着光,随着绿色的微光自她紧握的掌中落下。“你和你的姐妹一样,从不考虑自己的要求有多地令人难以承受,”凯瑟琳眨着含泪的双眼,哽咽道。

茱莉亚用力吞了吞唾沫。她用身为母亲的耐心,握着凯瑟琳鲜血淋漓的双手。“我感动于你的付出,但我不是一个人。我背负着一个帝国的责任。”她挑出凯瑟琳手掌上的碎玻璃,像歌唱一样低声呢喃。“如果你把我的孩子送到我的姐妹那里,她就会把我的女儿变成怪物,把我的儿子送到她的部队前线,去抢夺吉提亚的领土。”茱莉亚握着凯瑟琳的手,鲜血混着酒,滴到了桌子上。绿色的光芒闪烁着,茱莉亚的治疗力量自绿光中流淌而出,伤口开始愈合了。“对于势在必行的事,永远不要内疚。而且…而且…”茱莉亚的声音颤抖着,停止了言语。

“我会下手利落的。”凯瑟琳温言道。

茱莉亚的肩膀松弛了下来。她放开了凯瑟琳已经愈合的双手。分别的时候到了,她们自座位站了起来,隔着一段距离凝视着彼此。

凯瑟琳微笑着,抚摸着茱莉亚的脸颊。

“嘿,莉亚。”她轻声说。

“嘿,凯斯。”茱莉亚也轻声回应,听不出声音里是带着哭还是笑。

凯瑟琳直起身,放下了手,她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泪水。她向茱莉亚点了一下头,拿起斗篷,踏着自己的鲜血,穿过客人们沉默的目光,走出酒馆,消失在浓浓的夜色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