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虚荣英雄故事:‘剑圣’肯赛

2018-05-11 16:27:00 字体 【

 
剑圣肯赛


哔…


哔…


哔…


~


在泰禅门的西码头,肯赛穿过夹杂着商人和赌徒汗水味的海雾,走向那座若隐若现的城市。


他从街童那里买了一块地图芯片。在这里不存在什么一路到底,你必须要知道哪些街道和茶室属于哪户人家。肯赛将买来的芯片插入一个全息图识别装置,一块由色彩像素组成的地图出现在他眼前。‘中立。’他小声地命令道,地图上那些与和平神殿相连的街道变为了黄色。


他以前见过这些。他知道接下来会发什么。幻觉记忆


他停了下来,周围的人也跟着停了下来。游客们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的地图,还有那些来自权势家庭的顽皮孩子,正坐在轿子里的他们,也停了下来,一动不动。

~
哔…
哔…


发生什么了?
别担心。你受伤了,现在你正在恢复意识。
~
肯赛转了下身子,想看看是谁在和他说话。
~
你是谁?
你可以叫我基妮。
我在做梦吗?
你在回忆。
~


他啪的一声关上了全息图,周围的人也恢复了正常。


泰禅门没有什么禁止携带武器的法律,但肯赛还是将自己的剑掖在大衣的下面。他爬过摇摇晃晃的梯子,穿过洞口,顺着满是垃圾的街道,来到一个又一个的中立神殿。他每个神殿都会去,向供奉箱扔一个硬币,并默念这段祈祷:


请赐予我苦难,苦难使我更强大。


想要到达学区,他必须付费去坐公共飞艇。穿着校服的学生们的背包上挂着各式徽章,徽章上画着不同太禅门首领的卡通形象画。


赌室内的身穿和服的漂亮女人在招唤着他,引诱他去玩牌,麻将或是掷骰子。街童们拥在他身边,向他出售彩票。老人们则在茶室内玩着廿格戏。


肯赛穿过熙熙攘攘的市场,经过各个古神殿,并避开了那些通往沸腾湾的烟雾缭绕的道路。

~
哔…
哔…


我为什么能看见这些?


这是一种名为电子催眠术的治疗技术,很适合严重创伤后思维意识的恢复。


有一场爆炸……


你会回忆到的。继续…


~


在城市之外,在小岛上只有一个地方能让你呼吸到健康的空气,就是那些昂贵且稀有的农田。朴实的道路连接着果园、稻田和大片的生活区。


肯赛停在了距离三首领的宅邸离训练厅大门几步的位置。他拔出了剑,全息影像防护栏瞬间变成了一粒粒的绿色像素,围在了剑的边缘。于是他放下了剑,在门口等着。


很快警铃响了,数十个学生冲出了大门,他们腰中别着刀和短剑,手中的左轮手枪齐刷刷的瞄准了他。


一位精瘦的男人穿着昂贵和服,走过了上面写着‘裵’字牌匾的大门。他走向了肯赛,两人伸出手掌,低头,互相弯腰鞠躬,双眼都死死的盯着对方。


‘你是在寻找对决吗?’裵问道。


‘我已经找到了。’


‘太好了。’裵笑了起来。‘我一直以来都想要找一位伟大的剑圣来测试我的技术。我们切磋下如何?’


‘我们可以边喝茶边切磋。’


‘退下。’裵说道,防护栏消失了。学生们收回了枪,让出了一条路。


~


‘这雪下的真美。’


‘泰禅门从不下雪的。’


~


两人就这样坐在一间由米纸和藤蔓做成的茶室内,前面放着一张矮桌子。在茶室外面,裵的学生们整齐的站立着。


‘我离开内地太久了。很多习俗在这里都消失了。’三首领边喝着抹茶边用顺滑的声音说道。


‘太可惜了。’肯赛说道。


‘是吗?’裵递给了他一碗冒着热气的茶。‘你跟不上时代了。在泰禅门,我们决斗是为了权力,而不是荣誉。’


‘点到即可。’肯赛接过茶碗,接受了决斗。


‘我更喜欢决出生死。’裵说。


肯赛小饮了一口茶。‘杀掉我你能得到什么?我除了这把剑什么都没有。’


‘你的名声就是你的财富。’裵将碗中的茶一饮而尽。‘谁杀掉剑圣,谁就是剑圣。’


‘那就决出生死。’肯赛一口饮尽了碗中的茶,将茶碗放在桌子上。‘只能用刀剑。’


‘用其他东西都是可耻的。'


‘我们现在去训练厅 ?’


‘无需那么麻烦。’裵笑着说道,露出了一排不整齐的牙齿。他敞开了和服,里面挂着一排密密麻麻的飞刀。第一把飞刀以飞快的速度飞出了裵的手指,速度快到,即使肯赛的躲闪速度如风一般快,也还是被削掉了一缕头发。第二把飞刀在肯赛跃起的同时划过了他的脸颊,随后一个个的小飞刀打在纸墙上。


肯赛拔出了自己的剑,剑出鞘的瞬间发出了耀眼的闪光!两个男人正面相对,裵用自己的第二和第三根手指快速的向肯赛掷出飞刀,肯赛紧紧地握着剑柄。剑圣发起了攻击;裵跃步向前,然后使出一记勾踢,但被肯赛灵敏地躲掉了。肯赛挥出手中的剑,锋利的剑口切开了纸墙面,墙体脱离了藤蔓。这时又来了更多的飞刀,穿过了纸面,直接击中了站在外面的一位学生的喉咙,学生应声倒地。


‘你的动作很快。’裵边绕着肯赛走边说道。


‘是你太慢了。’肯赛小声地说。他抖掉了身上的连帽风衣,进入蓄势待发状态。


又有更多的飞刀飞了过来,其中的有些飞刀又小又快,飞过时在肯赛耳边发出嗡嗡的声音。其中有一把回旋大飞刀直接将一根藤蔓支撑梁切断了。裵跳着躲开了肯赛的攻击,丝绸制成的和服在空中飞舞。一根藤蔓支撑梁倒塌;纸墙也随着倒下,肯赛一时间被遮住了视线,裵借机双手丢出飞刀。肯赛一个转身逼迫裵后退,同时他的血飞溅在纸墙上。茶室轰然倒塌,变成了片片的白色纸屑,这时刚好一阵风吹来,漫天的白色纸屑在两人周围飞舞。这两人仍在不停地打斗,双方都流着血,但目光还是紧紧地盯着对方。


肯赛向后退了几步,闭上了眼睛。在冥想的过程中,几秒就像几个世纪这么漫长。他睁开了眼睛,向前冲刺,这时的三首领在他眼里就是个可怜的猎物。


但肯赛的喉咙里突然出现了一丝苦味,然后裴的手中闪出一道光。


飞舞的纸片雪花被点燃了,一切都结束了,肯赛的眼前回到了一片灰色。


~


当我数到一的时候,睁开眼睛,你将会回到现实。


五。
四。
三。
二。
一。


睁开你的眼睛。


~


一间昏暗的房间慢慢呈现在眼前。窗外的摩天大楼和高塔点亮了这个无月的夜晚。


肯赛的心脏发出了机械的声音。


基妮就站在肯赛的旁边,戴着的单边电子镜片闪烁着。她用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指按了一下耳朵里的耳机,低声地说,‘电子催眠成功了。完毕。’


肯赛看着灰色的天花板说道。‘他用了魔法。’


‘人人都知道裴最会耍花样了。’


‘我的剑呢?’


‘就在你旁边。’


‘我感觉不到。’


‘再等一下。’


‘我的伤口呢?’


‘提升扩张性和稳定性花了点时间。你昏迷了。你现在还活着很走运了。’


‘不是走运这么简单吧。为什么新欧莱瑞尔要我活下来?’


基妮双臂交叉在胸前。‘裵的家族跟你跟到了这里。他们有数百人,每天还有更多的人到来。在泰禅门荣誉很重要。他们现在都称你为三首领。’


‘你觉得我会成为你在泰禅门的傀儡老大。’肯赛笑着说。‘那你就错了。’


这个女人手握着一个远程遥控器,按下了按钮。肯赛的病床下爆发出了一阵机械音,巨大的疼痛穿过他的身体,肯赛咬紧牙关才没发出声音。


哔哔哔哔哔哔哔……


‘我们没法保住你的手和腿,所以为你换上了机械四肢。’基妮说道。‘你会感到疼痛是因为你的神经系统正在恢复。疼痛感会慢慢消失。’


哔-哔-哔-哔-哔-哔-哔…


肯赛喘着气。他的机械手开了又合,金属膝盖弯曲然后伸直。


哔…哔…哔…哔…


他用金属手握起了剑柄。


‘你的旧生命已经过去了。’她说道,‘现在你更强,更快,无人可当。’


哔…


剑突然从床单下面抽了出来,将女人劈成了两半。


绿色的像素点被砍得四处飞散,然后又重新组合在了一起。


那个女人按下了遥控器上的按钮。肯赛的机械手臂和机械腿被关闭了。


‘除了我。’全息影像说道。


剑应声落在医院的瓷砖上。


肯赛闭上了眼睛。‘你想要我成为一名罪犯。’


‘为了崇高的事业。泰禅门和新欧莱瑞尔联合起来有能力推翻那个旧王朝。’


肯赛咽气很困难,他尽量将呼吸平缓一些,他不去看那个幻影的眼睛。‘基妮不是你的真名。’


‘肯赛也不是。’


她眨了下眼睛,按下了遥控器上的按钮,一阵剧烈的感觉又回到了肯赛的四肢。


全息影像抖了一下然后消失了。

 


 


壁纸
·iPhone 5
·iPhone 6/7
·iPhone 6+/7+
·iPhone X
·全尺寸高清
·iP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