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虚荣】背景故事:魔狼福彻斯

2017-07-15 00:17:00 字体 【

一切之初的故事


罗娜跳到火堆和老德鲁伊之间,一只手中抓着一条驯鹿腿,斧头碰到了她的腰带,叮当作响。在他们身后,其他人在用牛粪和稻草涂抹加固着长屋墙壁,寒风正呼啸着穿过。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老家伙,”她质问道。顺带咬了一大口肉,并用驯鹿腿指着老德鲁伊,那丝丝缕缕的肉条就那么晃来晃去。“一小时内都第五次地震了。墙都被震出洞来了。我知道发生的每件事,你都有个古老的故事能解释。”
“原来一切都是真的,”他用低沉的声音絮絮叨叨地说道。“在我们的下方,沉睡着巨人长老古兹曼,他是大橡树戛娜的儿子,吉米尔的兄弟,他们是死对头。”他的手指在火光中挥舞。“兄弟之战那样残暴,他们的仇恨将一切都毁了,因此戛娜唱了一首歌,使他们进入梦乡,然后把他们埋在了地下深处,两个半球各一个。古兹曼被放逐到北半球,吉米尔则被放逐到南半球……”
“等等。吉米尔是父亲吗?”
“吉米尔是古兹曼的兄弟和戛娜的儿子,”老德鲁伊叹息道。“认真些听啊。”
“我在认真地听。”
“戛娜把自己变成了树根遍及世界的巨大橡树,它的树枝蔓延两个半球,它的树根禁锢着她的儿子们。他们的气息渗透到地表,形成了能赋予生命的井,井中蕴含着巨大的力量。”
“我要找到一口井!”罗娜大声说道,她的嘴里塞满了食物。“如果我们能得到古老的力量,西部的人就不会在我们的边境地区打猎了。”
“最近的井位于一座圣殿的中心,由硕大的魔狼福彻斯把守着,以免人类用其中的力量把自己毁了。”
罗娜撕咬着肉,她的大脑在飞速计算。“我能攀上一座堡垒,”她咕哝道。
老德鲁伊轻声一笑。“别走神。你必须搞清楚这个故事,因为我走了以后,就是你来讲述它了。”
罗娜猛地抬头看着老德鲁伊。“你要去哪儿?”
他沉默了许久,其间罗娜一直屏着呼吸,直到她发现老德鲁伊已经睡着了。罗娜戳了戳他的肩膀。老德鲁伊哼了一声,又接着说:“古兹曼长老就要苏醒了。他的气息地越加强烈地从井中渗透了出来。冰融化了,正是因为这位长老的气息撼动了大地。而我必须去世界的另一端查看吉米尔长老的井。”
“你?你不能去世界的另一端。你都八百岁了。”
老德鲁伊沙哑地笑了。“我不像你想的那么没用。不是所有的战斗都要动用武器去赢得胜利。”
“如果地震是这个古兹曼的噩梦引起的,我会让他永远沉睡下去。我会下到井里,把斧头插进他的眼睛里。我会抓着他的鼻孔把他拖出来,在人们面前折磨他,在大会上。”罗娜站了起来,举起一把斧头,她的声音越来越高昂。“我才不怕被一棵愚蠢的树就禁锢住的人呢!”
老德鲁伊哼了一声站了起来,关节嘎吱作响,他拍了拍她的背。“太多的杀戮会让你看不清楚状况。不,这场战斗不属于你,也不属于我。而是我们必须逃离的恐惧。你要带着我们的族人尽可能地远离井,而我会进入大橡树的内部。我也不是一个人去。”
“那谁会去…”
大地又撼动起来,比以前更加强烈,使木柴滚离了火堆。罗娜喃喃自语着用脚跟把它们踢回原位。她回过头时,老德鲁伊已经拖着脚走出了长屋。
而在远处,狼的嚎叫声响彻冰冷的空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部分
圣殿的毁灭

海希安的能量从一口古老的井中渗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头可怕的狼从圣殿的第四圈冲了出来,他的舌头耷拉在一侧,气喘吁吁,他的眼中充满着疲惫的恐惧,他厚厚的皮毛上沾满了干涸的血迹。他后腿的下半部布满结块的红泥,虽然刚才他及时挣脱了,但他的口鼻还是被有毒的东西咬到了。头狼奔跑着,停在了泥和冰的交界处,他的前腿陷进了泥里,他低着头,不确定是刚刚逃离的东西更恐怖,还是即将遭遇的东西更令人害怕。地面隆隆作响,冰向外开裂出了一道道长长的裂缝。头狼颈部的毛立了起来,耳朵朝着狼群的嚎叫声抽动着,那是痛苦地哀嚎。他能辨认出全部那些声音:儿子、女儿、配偶、狼群兄弟、朋友。
在第一次地震后,头狼检查过古老圣殿的内圈,他的指甲敲击着冰,他的呼吸在冰冷的空气中雾化了。异味侵袭着他的鼻子。震颤加剧了,气味变得更加强烈,他不得不用咆哮来命令和遏制狼群躁动不安的哀嚎和焦躁。在几小时内,第一圈的冰就融化成一摊摊的水,水被大地贪婪地吸光了。而第二和第三圈的冰和砖也变成了泥。吸入的每口空气都令人窒息,持续的震动让狼群不停嚎叫。
然后,藤蔓出现了。
它们是狼群前所未见的。它们从泥中迅速甩出,胡乱地刺向各个方向。它们缠绕在圣殿的柱子上,使柱子坍塌成碎石。狼群将它们扯断,但几分钟内粗壮的树茎又重新长了出来。从前用雕塑和雕刻装饰得富丽堂皇的井,现在变成了地上的一个黑洞,释放着有毒的气体。内部更是变成了废墟。
冻结了数千年的虫卵从泥中冒了出来,成群的长着牙齿的爬行动物破壳而出。狼们投入战斗,耳朵紧贴在头部的两侧,他们咆哮着快速出击然后又快速撤离,猎物的血化成浓稠的血块,流入泥中。但他们依旧无法遏制这些生物,活下来的爬行动物幼体长得比狼还大。而诞生于肥沃泥土中的一切生物都嗜血成性,都比狼群之前猎杀过的任何东西更危险。泥土本身就是敌人,使狼群深陷其中,并迫使他们离井越来越远。
他们本可以向爬行动物反击的,但成群的吸血蚊子和毒蜂冲了出来。深红色的蚂蚁钻进了狼的皮毛,狂咬着他们的肚子。狼群用牙齿猛咬蜇他们的蜂群,但起不到任何作用,他们咬着自己瘙痒的后肢,拖着中毒的腿一瘸一拐地走着。
自圣殿建成以来,守卫海希安之井就是头狼的职责,一个民族使用了在冻土地带的远方发现的材料建成了圣殿,而在他们的故事流传出去之前,他们的种族就灭绝了。离奇井是无法接受的,但如果没有狼群,头狼只能孤军奋战。
“去救他们,”头狼对一头精疲力竭的狼咆哮道,他义无反顾地跑回去面对这场浩劫。头狼将口鼻转向月亮。
“老朋友,”他朝空中咆哮道,“我需要你。”
福彻斯发出一声疯狂的嚎叫,呼啸传出了数英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三部分
大橡树

穿越世界的通道打开了…

 


老德鲁伊衣着光鲜,头戴鹿角头饰,礼服般的皮草从双肩悬垂至靴子。在他面前矗立着巨树,她的树枝遮住了百步内的灰色天空,她的树干粗得要10个人才能环抱住,而巨树之母的脸印刻在树干上,和德鲁伊齐高。
“这些天我的狼群用雪橇拖着你这老骨头走过了重重雪堆,”福彻斯抱怨道。“你为什么还没有打开树上的门?你忘了怎么打开吗?”
“有点耐心,头狼。她很高深莫测的,而且必须要满足她的要求。”
“你已经太多年没有满足过任何女人了吧,”福彻斯咆哮道。
德鲁伊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人类有一句俗语。少女需要的是坚定的凝视,但母亲有更多的要求。”他挖着巨树根部的雪,挖出一把绿色的橡果。他用权杖敲开果壳,然后啃咬着苦涩的坚果仁。“看看树母为我们准备了什么,”他说着,也喂给福彻斯一颗。
他们一起静静地等待着。虽然德鲁伊有心理准备,但随后而来的胃痉挛还是使他弓下了身子。他靠在树干上,头晕目眩。他的视力模糊了,整个世界变黑了,离他远去。福彻斯也尽力对抗着势要压倒他的不适感。他的知觉逐渐消失,就像水从冰柱上滴落一样,直到他的灵魂飘浮在上方,沉默地注视着。
“为什么一个孩子要离开家,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到这儿?”
声音是树发出来的。德鲁伊寻找着,在远远高于自己的上方找到了树母的脸,她目光严厉地向下凝视着。
“我乞求您打开通往世界另一端的通道,树母,”他说,他的声音很高亢,听起来像正在变声的小男孩。他穿着皮草礼服,看上去很可笑,皮草大得完全遮住了他。他的胡须消失了。就连他头饰上的鹿角都变短了,最后变成了小鹿的角。在原本衣着光鲜的德鲁伊站着的地方,福彻斯看到的,是一个小男孩。
树枝从树干上伸出来抚摸着男孩的脸。“我已经好久没拥抱过我的儿子了,”树内的声音轻声说。“你的同伴可以通过,但你要留在我的身边。”
“不!”福彻斯试图向前猛冲,但感觉却像置身于泥浆中一样。
男孩伸出双臂拥抱了可怕的狼,把脸埋在魔狼毛茸茸的脖颈里,抚摸着他的鼻子和耳朵。“走吧,头狼。这是唯一的方法。”然后,他的身体跌进树枝的怀抱中。
一头狼哀嚎起来,然后是另一只。福彻斯离开了老朋友。“向逝去的狼群兄弟致哀,”他命令道,然后对着月亮伸长脖子,发出一声哀嚎。其它狼紧随其后,狼的哀歌接二连三地响起,树母拥抱着德鲁伊,用树枝包裹着他,直到他贴在树干上。
狼群注视着树母的脸变成一个大洞。一股沉闷、潮湿的气味飘了出来,冷空气变成了蒸汽。福彻斯试探性地靠近,嗅探着。洞内,一个木楼梯向下盘旋着伸入黑暗之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四部分
狂战士罗娜大战松鸡兔
松鸡兔来袭!

 


罗娜揉着鼻子,弄出冻住的鼻涕,她沿着狼拉雪橇的痕迹走着,追赶着老德鲁伊。她已经离开自己的村庄、狩猎场和族人好几天了,为了躲避混沌势力,他们离弃了自己的家园。她的父母希望她一起走,但那之后她再也没见过他们。
她从未违抗过德鲁伊的命令。他的族人在罗娜的族人到达前,就开辟了这片苔原。他们坚守着数学、字母和繁星的秘密。如果老德鲁伊让罗娜跳到太阳上,她也会义无反顾地跳。但这一次,她无法遵从。
她蹲下身,检查着痕迹的新鲜度,这时,带角的松鸡兔向她袭来。
白毛怪物从雪堆里飞了出来,至少有二十只,张着翅膀,长长的耳朵间长有螺旋的角,它们眼睛的高度只到罗娜的膝盖。
罗娜咒骂着放下包,娴熟地轻弹拇指,从腰带上取下斧头。“又是松鸡兔,”她抱怨道,逐一扫视包围住她的对手,它们讨厌的尖牙之间发出刺耳的尖叫声。“…要是熊…”战斗的疯狂促使她的心狂跳。她的左斧挥舞出去,在一只恶魔野兔的喉咙上砍了一个锯齿状的口子。这只生物喷着血倒下了,另外两只又跳了起来。“…或者驯鹿,或者臭牛。”她的双臂交叉,斧刃撞在了一起,擦出了火花。她发出一声野蛮的吼叫,松鸡兔四散开来,又重新围成包围圈,犄角直接攻向她的两条腿。还有一只扑向了她的颈静脉,不过也因此丢了脑袋。另一只将前爪抓进了她的肚子,她转过身,雪旋转着飞了起来,她甩掉雪,在生物的肚子上开了个口子,它的内脏就流了出来。
“总是同样的玩意儿,”她抱怨道,其它兔子一起向她扑来。“老家伙们要去世界的另一端,为什么不带上我?”她飞快地旋转着,斧头挥砍、挥舞着,狂怒染红了她的视线。松鸡兔跳起来从两侧攻击,疯狂地尖叫着,狂战士罗娜甩掉斗篷,她的皮肤在冰冷的空气中冒着热气。
“他觉得我会逃避危险!”她大喊着。“像孩子一起躲起来!”她用靴子后跟把雪踢到后方,将重心放低,左斧用力挥舞,用斧刃钩住了三只野兔的角。“我从不逃跑!”她吼道,跳到兔群的中心,旋转着,斧头挥舞,将带角的松鸡兔一一抛开,它们一个接一个地掉在雪堆上,发出轻柔的噗噗声。
“从不!”
她转过身,在空气中狂砍,由于转动得太猛而跌坐在地上。她的呼吸急促,吐着舌头哈气,雪在她发烫的皮肤上咝咝作响。一分钟后她才意识到危险已经过去了。
她哼了一声,收起斧头,检查自己的伤。她被抓了几下,肚子上有些爪痕,但不需要针缝。她披上斗篷,背上包,去收集兔子的尸体当晚餐。为狼群带些新鲜的、血淋淋的礼物绝对是个好主意。
并且,痕迹很新鲜,她在一小时内就能追上老德鲁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五部分
北部永远在前方
狂战士罗娜跟随魔狼福彻斯进入大橡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罗娜嗅着空气,搜寻着无人的雪橇,检查着新鲜的踪迹,然后仔细查看大橡树缠绕在一起的树枝。在盘绕的树枝间,她看到了老德鲁伊的眼睛。
她吓了一跳,向后退去。没有毒橡子的影响,德鲁伊看起来还像从前那样老,但他的眼睛和皮肤都灰乎乎的,而且眼神空洞。
“哦,不。”她回过神来。“不,不。”她扔掉背包,抽出两把斧头——战嚎以及呼啸。她砍断紧握住德鲁伊喉咙的一根树枝,然后是另一根,她一根根地劈断树枝,泪水在她的眼眶里打转。“不!”但嫩枝长了出来,然后变成新的硬枝,将老德鲁伊缠得更紧了。“可恶的树!”她喊着,泪水在脸颊上凝固成了冰柱。
罗娜怒视着树,用斗篷擦擦鼻子,果断地深吸了一口气。“嗯,”她自言自语道,“北部永远在前方。”她将斧头钩回腰带上,把头探进树中的大洞。盘旋的黑暗张开大口。
“嗨?”她喊道,她的声音在洞内回响。没办法了,只能爬进去。
她逐渐下到笼罩着一切的黑暗之中,踩在苔藓和突出的根上滑倒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越向下走越热,于是她扔掉了斗篷。空气越来越稀薄,这使她昏昏欲睡,但每次她只能伴随着恶梦打一个小时的盹。突出的楼梯扎着她的身体两侧和膝盖,她继续向下,向下,向下,然后,不知何故,她发现自己在向上走。向下走虽然很难受,但向上走更糟。她大汗淋漓,抱怨着,喝掉了水袋中最后一点水。继续向上,向上,向上,她数着步子,以便让脑子想点什么。
就在要疯掉之前,她看到高处有一道微光。她用最后的力量向它走去。光来自另一个洞,她跌落进洞中,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丛林的空气呼吸起来令人窒息。阳光是橙色的,而不是她熟悉的灰白色。树上满是多彩的叶子和花。她爬上一段石阶,将斧头握在手中,随时准备出击。她的舌头粘在干涸的上颚上,走过摇摇欲坠的石像和被遗弃的古代建筑。不知道从哪里传来商人叫卖器皿的回声。在楼梯顶端,石板路拓宽成一个庭院。在中央,一颗硕大的水晶悬在空中,下方是一口发光的井。她的嘴像鱼一样开合,呆住了,几乎没看到围住井的狼群。
头狼几乎跟她一样高。她握紧斧头,怒视着,但头狼颈部的毛没有立起来。“啊,太好了,”头狼咆哮道。“德鲁伊希望你会跟来。”
她放下斧头。“你是谁?”
“我是魔狼福彻斯,”他答道。
“你就是那座移动堡垒?”
“你是狂战士罗娜。”
“没错,”她说,仿佛是他使她找回了自我,她挺直了肩膀。
“跟我来,”魔狼福彻斯说。“我们要开战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交替的命运
地狱之狼福彻斯
闯入者(点击查看)
圣诞礼物福彻斯
酸黄瓜!(限量版)(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