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虚荣】虚荣背景故事:魔女星乐斯

2017-07-06 16:47:00 字体 【

 


第一部分
无法抉择

 

 

“我买只山羊不需要经过你的允许,”茱莉亚说。“山羊奶很好喝,而且还可以用来做奶酪。”
他们整晚都在争吵。亚丹弓着背站在他的撼地神铠上方,打磨他之前取下来的一个格栅的边缘,以改善空气的流动。院子里,一只山羊冲着没有月亮的黑夜尖叫着。“山羊很臭,而且叫起来像恶魔一样,”他抱怨道。“它不停地叫了一个小时了。双胞胎怎么睡觉啊?”
“孩子们需要宠物。你把金属屑掉在我的沙发上了吗?”
“谁会做所谓的奶酪?你什么时候做过奶酪,殿下?”
“我也可能会做奶酪的呀!”茱莉亚喊道。她跺着脚走出房间,重重地关上卧室的门,山羊的叫声使她的离去极富戏剧性。
星乐斯蹒跚地走出她的房间,揉着惺忪的睡眼。“爸爸?妈妈没事吧?”
她的口音跟母亲的一样。亚丹用没穿盔甲的手臂抱起她,亲吻她的脸颊。“妈妈在无理取闹。”
“无理取闹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她没跟我商量就带回来一只山羊。”
“我喜欢山羊。”这是舞司说的,他跟着姐姐走了过来。他坐在父亲的脚上,用手臂搂着亚丹的腿,在亚丹把星乐斯带回床上时他就骑在父亲脚上,盯着窗外传来尖叫的方向。
“你喜欢山羊。但我们都不知道如何照顾山羊。”
“外面有个婴儿在哭,”星乐斯迷迷糊糊地说。
“是那只蠢山羊,”亚丹说着,把她放在床上。
舞司松开父亲的腿。“他是害怕,”他说。“也许是因为孤独。”
“是她,舞司。至少我希望是母山羊,要不然你妈妈做奶酪的梦想就——”
亚丹停下来,转向窗口。
山羊停止了尖叫。
他的肾上腺素飙升。
“藏起来,你们两个。别开门。”
没时间确认他们是不是听话了。他跑回卧室。“茱莉亚,”他贴着卧室的门低声说。“她们来了。”
茱莉亚打开门。她的脸色惨白。“现在吗?”
“就在外面。”
盔甲散落在起居室里,每一部分都处于不同的翻新阶段。工具散落在地上。“先穿腿”,他一边嘟囔一边穿上战靴。茱莉亚穿着睡衣跪在地上手忙脚乱地帮忙,她虽然比不上真正的盔甲侍从,但也很有用。她用手指捏住膝甲,在胸甲的重负下吃力地忙活着。
按键面板嗡嗡作响,由于静电的作用发出噼啪声,然后蹦出一句:“系统。离线。”亚丹左手握拳向它锤去。“这款的能量源真差劲…”
“嘘。”茱莉亚满手都是黑色的机油,在把发电机固定在他的背上并将其连接到撼地神铠上时,她把脸弄脏了。她盯着门外,望向大厅。没有任何声音。没有动静。没有山羊。“你确定她们…”
“系统。在线。”
突然,玻璃碎了。亚丹及时侧过身,一支金属箭划过他的胸甲,刚好从他的下巴下面,插进了前窗对面的墙上。亚丹一边咒骂一边站直,他和盔甲的重量使木地板吱吱作响。“我守前门。”
“但是,你的大炮臂甲!”
“根本就没用,除非你想让我炸毁房子。待在我身后。”
茱莉亚闭上眼睛,手心朝上。“我来保护你。”她喃喃地说,声音恍恍惚惚的,手中出现了绿色的光。
亚丹强忍住魔法常带给他的奇怪感受。“我能照顾自己,”他咕哝了一句。
一只前臂出现在窗口,戴着弓箭手的铠甲,然后弓箭手本人走了进来。另一个女人跟在她身后,拔出了剑。更多人从她后面走进来,法师和刺客,都戴着同样的徽章。
“风暴守卫!”他喊道,但茱莉亚深陷出神状态,两眼无神。
亚丹非常缓慢地向前移动,他的盔甲吱嘎作响还发出嗡嗡声,但在风暴守卫发起攻击时他很庆幸穿着它。她们同步逼近,每个人都拿着从小就使用的武器。他向前跑去,能量透过盔甲嗡嗡作响,推动着他,将金属加热到仿佛要燃烧一样,胸甲上的钢发出爆裂声。他用手背打在弓箭手的脸上,留下一个焦痕。她倒下了,她的弓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其他人举起木头、金属和魔法盾牌来对抗茱莉亚的出神术法和亚丹的攻击。他跺着脚冲向前去,冲到了她们中间,把她们撞得向墙飞去。她们的血溅在沙发上。她们在碎玻璃、掉在地上的武器和被敲掉的牙中翻滚。他无法抵挡所有攻击:剑穿过他未受保护的手臂和脸颊;随着震耳欲聋的啪啪声,魔法刺痛并冻结了他。但他是敌人和妻子之间的屏障,而且他始终都能感受到来自她的暖流,仿佛是一条包裹着他的毯子,愈合了他的伤口,融化了冰,并赋予他力量。这种不寻常的魔力使他作呕,但他只能在家人都安全后再应对这种恶心的感觉。
然后是一股冲击波。
一切都变得沉静而冰冷。他紧咬着牙。冲击波流过他的腿、他的手臂、他的喉咙。他无法尖叫,也不能眨眼。画从墙上滑下,门闩从前门上掉下来。他能听到盔甲屏幕发出的电磁噪音,一堆受伤的风暴守卫发出的呻吟声,但他动弹不得。前门打开了,最后一位风暴守卫大摇大摆地走进来,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环视了一下整个房间,然后朝两名争先站起来的守卫打了个响指,亚丹挣扎着挪动。她指着双胞胎的房间,两名守卫向那个方向冲去。
这个女人从门口走过来,经过亚丹向茱莉亚走去,仿佛他不存在一样,茱莉亚穿着睡衣、赤着脚站在那里冻僵了。
“凯瑟琳,”茱莉亚喘着气说。
“真遗憾,”凯瑟琳一边把剑抵在茱莉亚的胸口一边低声说。
亚丹的心狂跳了一下。又一下。空气充满了他的肺,他咳嗽了一声。在他右边,两名风暴守卫带着双胞胎出现了,双胞胎惊得像他一样不能动弹。其他风暴守卫站了起来,有些颤颤巍巍,有些流着血,眼睛都直勾勾的,而且紧握着她们的武器。
在他左边,茱莉亚正盯着凯瑟琳的眼睛。
他的心跳动了第三下。
在下一次心跳之间,他的孩子或妻子就会死去,而这取决于他往那边跑。
他开始跑起来。
风暴守卫队长的剑侧斩过来,轻松地滑进了茱莉亚的肋骨之间。她用最后一口气说出他的名字,随之而来的是她的魔法发出的最后的超自然绿色漩涡。它击中了他,茱莉亚最后的礼物成为他的一部分,包裹住他的内心,赋予他爆发的力量。亚丹把双胞胎抱在怀里,冲出窗户。那两名把孩子带出来的风暴守卫躺在地上不省人事。没时间杀她们,或在妻子死去时抱着她。
他从家里逃进了黑暗之中,跑过可怜的死山羊,一支穿喉的利箭终止了它的尖叫。孩子们以某种幸运的本能保持着沉默,不知道缘由,姑且就留给树上的猫头鹰们去想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部分
沸腾湾上方


 


 “别摇了。”
在废弃的游乐园内,生锈的摩天轮,顶端的车厢上,星乐斯站在上面,凝视着下方不协调的建筑,还有泰禅门多彩闪烁的灯光。在那里,她几乎忘却了挤过人群的滋味,她的手指紧扣着弟弟的手,以免丢了他。她几乎忘却了在市场上,商家把死鱼、活鸡和哔哔作响的小设备丢在她脸上的场景。她几乎忘却了因为父亲修车厂上方闪着红光的修理工标志,总是会透过她的窗帘,以至于她从没睡好过。她也几乎忘却了明亮的城市上方,曾出现的那几颗星星是如何地吸引着她。
舞司咧嘴一笑,甚至都不抓着把手,使劲摇晃着车厢。“什么?像这样吗?你怕吗?”
“我不怕。”
“如果你害怕我就停下来。”
“嘘。”
白天,她把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将一个像弹珠般温暖的光球握在手中。只是为了让自己感觉舒服。
“承认你害怕我就停下来。”
“等你掉下去了,我会笑你的。”
而在上方,有毒的海希安烟雾从沸腾湾飘了过来,太阳落山了,呈现出脏乎乎的橙色和红色。透过向内陆弥漫一英里的阴霾,巨鹤徜徉着,它们的头探在烟雾上方呼吸,连绵的山谷相互交叠,然后消失。夜幕降临时,地面就会挤满泰禅门地下世界十几岁的孩子们,他们一起透过防毒面具欢呼。但在摩天轮的顶端,这对双胞胎轻松地呼吸着。
摩天轮的车厢一边摇摆一边吱吱作响。“你觉得他们找到我们了吗?”星乐斯问。“游客”到来时,泰禅门地下的每个人都会知道。他们试图隐藏自己的身份,但不管他们模仿得多好,不管他们的口音如何完美,当他们开始问问题时,当地人就会将消息传出去。当他们有魔法纹路傍身,或他们身上出现魔法的硫磺气味时,茶馆后的桌旁就会充斥着不友善的流言。
“我希望他们找到我们。”舞司耸耸肩。“我都躲烦了。让他们来吧。我想直视他们的眼睛。”
“你想为妈妈报仇。”
“你不想吗?”
“我希望我们安全,爸爸也是一样。”
“安全一点都没意思。”舞司又开始用力摇晃。星乐斯恼火的抗议回荡在烟雾下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三部分
面具人的疯狂


 


面具人的疯狂


 


00:00.05
星乐斯和舞司自由下落的5秒钟。
星乐斯的大脑一片空白,双手无意识地扑腾着,伴随着极度恐惧,尖叫声响彻天空,犹如金属被撕裂一般,她几乎听不到自己的心跳声。
但是随后,星乐斯放弃了挣扎,她紧闭双眼,双臂放松,任凭身体下落。她知道,五秒之后她就会粉身碎骨。看来我那啰嗦的父亲是对的......她想,不过现在,谁也救不了我了.......
5秒钟。
星乐斯的思绪开始游离。
00:00:04
星乐斯又回想起了多年前她和弟弟舞司的童年时光,他们曾一起闯入这个废弃的游乐场,爬上这个摩天轮。这是一片无人敢来的弥漫着毒气的废弃之地,在这里,他们可以自由自在地玩魔法。“秀一下你的魔法吧。”舞司说,瞬间,空气不复存在,一同消失的还有他们的手,兄妹俩所看到的甚至无法用语言形容——那是虚空,是终结,是星星的最后一丝光辉在凋落——一个小黑洞。
“轮到我了” 舞司说着闭上了眼睛并举起双手。有那么几秒钟,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星乐斯听到了,刚刚还叽叽喳喳叫着的麻雀们,突然就唱起了轻快的小曲儿,舞司跟着这些小家伙们一起哼唱着。为了逗星乐斯开心,舞司还给小曲儿配上了歌词,“这首是星乐斯之歌,我写了一首星乐斯之歌,大家一起来唱星乐斯之歌……”
00:00:03
星乐斯不断地坠落,无数的星星从她指尖飞快地滑过,他们十八岁生日的狂欢派对,伴随着狂欢者的混乱与他们掩盖在面具下的绝望尖叫。
夜幕降临之后,“毒气面罩派对”开始了,狂欢中的年轻人身上戴着流光溢彩的水晶项链,皮肤上的闪光图案使得厚重的烟雾闪烁出迷离的光。游乐场的员工们剪开铁丝网,向游客们收取入场费,他们穿梭在人群中售卖奇奇怪怪的混合饮料,与此同时,他们的扒手小孩也在大显身手。
“等等。”舞司低声道。星乐斯双手散发着热量。舞司跟着脑海中的节拍点着头,星乐斯也被这样的节拍所感染,紧接着这个节拍带动了在场的所有人,甚至大家的心跳都以同样的节奏跳动着。他打了一个响指,发出巨大的声音。鹤群受到了惊吓,飞走了。它们宽大的翅膀驱散了迷雾,像是把人们带到了舞台幕布之后,这对姐弟的身影出现在了人群中。“让我们开始吧,” 舞司唱着,星乐斯伸出了她的手掌然后

放。
星星在上面转着圈,光热逐渐消散成为漩涡,舞司的心跳加速,音乐不知从何而来但却响彻四方,不知道掺了什么东西的饮料和对这姐弟的期待,使得狂欢者们更狂野地舞动着身体,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兴奋。
星星汇聚到她身边,手中喷出喷泉和几何图案,它们随着独特的节奏与音乐,和星光火焰起舞,姐弟也乐在其中。
00:00:02
大地飞速向星乐斯撞来,那些在地面上阻挡的人散开了。狂欢者们开始成片倒下,身体被剑、盾和蓝色魔法的爆炸践踏着。游客们脱去了斗篷,暴露出了他们的真实身份:风暴守卫和吉提亚人。那些有节奏的欢呼声瞬间变成了充满恐惧的尖叫声。舞司的歌也随之变成了一首战歌,鼓舞士气,震慑四方。
随着曲风的突变,星乐斯手中流溢的星光化作了炙热的雨滴,灼烧着触碰到的一切物体——那是充满痛苦的暴雨。聚集的星光在地面上雨点般炸开。战士们闪躲着炽热的星光,一时间火花四溅,烧向惊慌失措逃向城市的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舞司带着刚才的唱腔尖声唱到,为音乐又增加了一层声谱。
星乐斯试图回答,但星光在她的舌头上炸裂着,好似在咀嚼带火光的跳跳糖。而摩天轮之下的地面不再是地面,而是虚空,那是流星的最后一丝光晕,就像是她曾为取悦弟弟而变出的“宝宝级”黑洞,只是这次的黑洞更巨大,更危险,好像要吞噬所有东西。
舞司拍了一下手并喊道 “星乐斯!”。
“快停下!”
刹那间,整个世界都被舞司的歌声所震动,穿云裂石,震耳欲聋……无数星光在摩天轮下爆炸,于是大地开裂,摩天轮随之开始剧烈摇晃,最后……摩天轮崩塌了。
00:00:01
星乐斯在这无数张风暴守卫的脸中搜寻着杀害她母亲的那一个凶手,然而她却看到了专属于她父亲的红色盔甲,盔甲上布满了黑色烧痕,父亲被那些烧焦了的面目全非的敌人包围着。父亲向她伸出手,星乐斯再次看到了父亲的那种表情,那种她只见过一次的表情,现在再次浮现在了父亲的脸上。
00:00:0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四部分
启动屏障!


 


亚丹用拳头敲击着盔甲的控制板。
“命令?”计算机语音回应道。
“启动屏障!”他喊道。
*
这样还不够,亚丹想道,一面跑向断裂、倾斜的摩天轮,人行道在他沉重的脚步下裂开来,他没带盔甲的手中抓着破烂的“面具人狂欢派对”海报。在深夜逃离风暴守卫还不够。隐姓埋名而且每天躲躲藏藏了十多年还不够。孩子们看着自己的母亲死去还不够。
他的规矩就那么难遵守吗?别让人注意自己。别让任何人看到你们用魔法。别告诉任何人你们来自哪里。别让任何人看到用帘子隔开的那部分修车厂,他下班后就在那里改进动力盔甲,添加发电机、液体冷却剂和助推器。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规矩还不够。
现在,他的孩子们正在坠落。
别让人注意自己。 他们却张贴起了海报。
*
亚丹透过防毒面具急促地呼吸着,他跑过一堆堆垃圾和一群野生的巨鹤,撞倒了几个正在逃离的,参加狂欢派对的孩子和嘉年华工作人员,他希望永远不会再听到的战斗的声音使他皱起了眉——痛苦的惨叫声、武器的撞击声和爆炸声,但更响亮的是,使摩天轮从基座断裂开来的音爆的回声。隆隆声回荡在周围的每个表面。在泰禅门的另一端都可能听得到。
见鬼,舞司。
接近摩天轮意味着要躲避火花,还有燃烧和爆炸着的流星。一颗流星飞过了亚丹的脸,他的脸颊上烫了一个焦痕。
星乐斯!
亚丹吼道,冲开握着吉提亚兵器的士兵,他们跟茱莉亚想要的东西一样:让星乐斯登上风暴女王的王座。
除非我死了…
身穿白衣的风暴守卫成群地涌上了摩天轮,以避免跟周围的一切一同下陷。已经十余年了,风暴女王还是会让她最优秀的士兵冒险,只为杀掉他的家人。
亚丹透过滑落的星光眯起眼睛向上看着朝他径直落下的黑影。
“屏障已确认,”控制板回应道。
“拜托,一定要结实,”亚丹低声说,全息屏障噼啪作响地出现在离地面几英尺处。
在双胞胎撞上去时屏障被压弯了,但是撑住了。
屏障消散时,吉提亚人紧紧地围过来,双胞胎安全地滚到人行道上。
“我们必须撤退,殿下!”一位吉提亚战斗法师喊道,蓝色的电流顺着他的胳膊向上涌动。“撤退!”
“离我的孩子们远点,”亚丹哼了一声,忍住呜咽,抓住了星乐斯的肘部,士兵们开始逃离。
星乐斯颤抖着挣脱他。“我们不能再躲了,爸爸,”她说道,然后就跑开了。
亚丹骂了一句,舞司在后面追着姐姐跑。身后不远处,风暴守卫已经重新部署。亚丹紧随其后,他们一起向海湾冲去,周围是剩下的吉提亚同盟。在他们身后,摩天轮继续坠落着,生锈的金属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崩塌下来,像梦境一般缓慢。
一只渡鸦在他们上方盘旋,隐没在黑暗的天空中,注视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五部分
逃出生天I


 


那么,我们就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沸腾湾,对吧?游乐场里的摩天轮脱出轮轴, 里面的缆车哐当哐当地从我们身边砸过。而风暴守卫带着他们哔哔哔哔作响的盾牌追在我们身后,我们承受着风暴守卫们的火力, 感觉就像是被魔法利箭猛烈攻击着。一个火球从后面呼啸飞来,从我们中间穿过,在我们面前炸出了一个火坑,逼得我们不得不跳过它。爸爸的装甲已经热的不行了,一个年迈的吉提亚战争法师不停地念叨着,“我们一定要逃到驳船上面!”之类的话。而爸爸也说着“我的女儿和你们旧世界的政治没有任何关系!”。而我也说着 “你们能晚点再说这些吗,难道你们不知道,我们都快要死了?”
我们在老码头循着嗷嗷嗷嗷声冲向载着驳船的这些泰坦龟。就在士兵们猛拉缆绳试图使漂浮着的野兽靠岸停泊时,风暴守卫军团正唱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战歌向我们逼近。突然,一支箭矢闪电般贯穿了我旁边一个家伙的脖子。守卫们的攻势如此疯狂,吉提亚军团的第一道防线嗖嗖-嗖嗖刺穿着他们的盾,星乐斯紧紧挽着我的手倚靠过来。
“开始吧。”,她说。然后对我婉然一笑,就像一切从未发生,犹如我们再次伫立于世界之巅。
于是我将所有的声音都收集起来。泰坦龟们无声地打着哈欠、流水不再沥沥击向码头。我收集的能量,使风暴守卫之歌沉寂、使破空的箭矢不再呼啸、使炽热的火球不再爆裂作响,就连吉提亚军团响彻天空的命令和怒吼,都沉寂了。我收集每一个我能捕捉到的声音,将它们攒成手中之球,如同一颗砰砰跳动的心脏。
瞄准,射击。
它爆炸了,如同海浪一般沿着风暴军团的阵地迅速传开,发出令人胆寒的嗡嗡嗡嗡的响声。吉提亚军团抓住这转瞬的战机,迅速冲向那些优雅而危险的女人们,奋力厮杀,风暴守卫溃不成军纷纷撤退,吉提亚军团乘胜追击。
我还以为能得到些许赞赏呢,至少可以流露出“你做的很好”之类的神情吧?然而迎接我的只有泰坦龟的一个响嗝。战争法师正试图把星乐斯拉上驳船,但爸爸似乎并不同意,他抓住了星乐斯的手腕,把她拉了回来。“她不会去的”,他说。
那个法师继续唠叨着星乐斯必须面对现实继承王位之类的话,但父亲完全没有在听。他甚至挥舞着拳头,做出要揍他的样子,让那个吉提亚法师安静一点。父亲说,风暴女王的统治使吉提亚文明摇摇欲坠,所以吉提亚人认为姐姐星乐斯可以化解危机,星乐斯和我听到这里不由得发出了惊叹。我们在学校时就曾听说过女王的暴行,关于她的军队如何烧杀抢掠其他城市,如何杀掉那些和她意见相左的人,以及绑架有才能的儿童,把他们培养成风暴守卫的故事。
气氛变得越来越微妙了,所有人都在讨论怎样才对星乐斯最好。与此同时,我感觉我的未来也将被安排,随即,我做出了一个决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六部分
逃出生天II


 

 

“哪怕有一种方法能结束她的暴政,我都不该去做么?”星乐斯冷静地反驳道,这往往会加剧父亲的怒气。
“你的母亲曾坚信她能借助科技的力量取代风暴女王的位置,可是你看看她到底遭遇了什么。”
这次亚丹说错了话,这个女孩对有关她母亲的话题非常敏感。“爸爸,我爱你,但这次请允许我自作主张,因为他们是我的子民”
父亲嘲讽道:“所以你要去解救他们吗,女王殿下?”
“爸爸”,我伸手搭住他的手臂。他顺势将我甩开,我再次把手搭了上去。“爸爸你听我说。”
周围传来一记回声,一个来自很久以前的声音说道:
“孩子们需要宠物”
爸爸凶狠地环顾码头四周,“是谁在那里?”
“是你把金属屑掉在了我的沙发上吗?”
“茱莉亚?” 他小声说道。那晚之后,这是我第一次从他的嘴里听到妈妈的名字。
接着我播放了那天晚上爸爸的声音,他朝妈妈吼的部分。
父亲惊住了,微微张开了嘴。
“爸爸,”我再次说道,“星乐斯已经决定出发了。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看到她了。你真的想让这成为你们之间的最后一次对话吗?”
这是一个漫长、尴尬、沉默的时刻,如果父亲说,舞司,你是对的,这也许会很酷,但事实上,父亲只是给了星乐斯一个大大的拥抱,他说:“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他率先登上了驳船,然后把星乐斯也拉了上去。
“我也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我边说边跳上了船,但并没有人在听我说话,不过看着这对感人泪下的父女,算了吧。
我随着我的家庭离开了沸腾湾时,我是唯一听到最后回声的人,仅仅只是一声低语:
“太可惜了……”
*
这就是星乐斯如何挑战风暴女王的传说(这对我来说还是很不可思议),这是一部关于吉提亚人和风暴守卫如何找到父亲和她的藏身地点,然后吉提亚人和风暴守卫展开了战斗,接着吉提亚人带着我们来到海希安城,招募英雄来完成她的事业的史诗,如今她以她的圣星降世而功成名就。虽然这些史诗里没有提及我的辉煌故事。但至少你们已经知道了这故事的来龙去脉…你们以后还会听到更多我的故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交替的命运
星际女王星乐斯
星际女王的崛起
巫女星乐斯(特别版)
‘别啊,我还挺喜欢花生酱的。’
月亮公主星乐斯(特别版)
星乐斯拯救月兔